话说,史载李白身后有一儿伯禽,一女平阳。(还有说有个小儿子叫颇黎的,小名明月奴,但这个说法一直争议很大,大多认为颇黎是伯禽的变音,所以一般不算上她。)李白762年,61岁的时候在当涂死于贫病交加,身后儿女皆湮没不知所踪。直到半个多世纪之后,有个叫做范传正的官员仰慕李白,在当涂拜祭李白墓时,寻访到了他的两个孙女,也就是伯禽的两个女儿。这段经历在范传正所书《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中有挺详细的记载:

……按图得公之坟墓,在当涂邑。因令禁樵采,备洒扫,访公之子孙,故申慰荐。凡三四年,乃获孙女二人,一乃陈云之室,一乃刘劝妻,皆编户*也。因召至郡庭,相见与语,衣服村落,形容朴野,而进退闲雅,应对详谛,且祖德如在,儒风宛然。问其所以,则曰:父伯禽以贞元八年不禄而卒,有兄一人,出游一十二年,不知所在。父存无官,父殁为民,有兄不相保,为天下之穷人。无桑以自蚕,非不知机杼;无田以自力,非不知稼穑。况妇人不任,布裙粝食,何所仰给?俪于农夫,救死而已。久不敢闻于县官,惧辱祖考。乡闾逼迫,忍耻来告。言讫泪下,余亦对之泫然。因云:先祖志在青山,遗言宅兆,顷属多故,殡于龙山东麓,地近而非本意。坟高三尺,日益摧圯,力且不及,知如之何。闻之悯然。将遂其请。因当涂令诸葛纵会计在州,得谕其事。纵亦好事者,学为歌诗,乐闻其语。便道还县,躬相地形,卜新宅于青山之阳,以元和十二年正月二十三日迁神于此。遂公之志也。西去旧坟六里,抵驿路三百步。北倚谢公山,即青山也。天宝十二载敕改名焉。因告二女,将改适于士族。皆曰:夫妻之道命也,亦分也,在孤穷既失身于下俚,仗威力乃求援于他巫。生纵偷安,死何面目见大父于地下?欲败其类,所不忍闻。余亦嘉之,不夺其志,复井税免徭役而已。今士大夫之葬必志于墓,有勋庸道德之家,兼树碑于道。余才术贫虚,不能两致。

大意是说范传正下令寻访李白子孙,用了三四年的时间找到两个孙女,一个嫁给了陈云,一个嫁给了刘劝,都是普通农民。来见官家也是粗布荆钗农妇模样,但言谈举止却显得与众不同,进退闲雅应对详谛,说是祖风宛然,一看就是很有教养的样子。她们俩是伯禽的女儿,父亲已经去世,有一个哥哥已经离家十几年了。这一段写得十分凄切,两个人没有父母庇佑,没有兄长保护,没有生存的能力,只能嫁给农民求存。范传正对她们十分同情,帮着她们将李白的坟迁改修葺并且亲自撰写了碑文。范传正还打算让李白的这两个孙女改嫁士族遭到拒绝,于是免除两家徭役,算是聊表心意。这是元和十二年,也就是818年的事情。

以上就是关于李白身后所有的信息了。伯禽长子的下落再也没人知道,两个女儿的名字和后来的际遇也木有留下任何记录,但范传正所为对于李白后人来说,已算恩重了。

《八琼室金石补正》是清朝人陆增祥搜集整理的一部历代铭刻碑文汇编。这里面有一篇《范氏女墓志铭》,是说范氏女叫阿九,是范传正的次女,十六岁那年卒于京兆长兴坊。因为墓志铭称呼阿九为范氏女,说明她去世的时候还木有出嫁,所以长兴坊应该就是她的娘家,也就是范传正在长安的宅第。长兴坊,在今天西安大概红会一带(公路学院)一带。

虽然木有更进一步的信息了,但李白家恩人范传正的家算是找到了。话说,这地方离俺家还真不远呢。等回西安的时候去寻访一哈。

当然俺木有这个本事从神马《八琼室金石补正》里找出这些蛛丝马迹。这是来自于这几天正在看的《增订唐两京城坊考》。这是本很好玩的书,想着最近写点儿读书笔记上来,桀桀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