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买了一直喜欢的那款怪咖车车“soul”,是早就相中的铁灰色,怎么弄回来停在楼下的记不得了,回到家,网上拍的绒衫也到了,欢欢喜喜洗了晾在阳台上。
正美滋滋坐在沙发上翻书,狂风呼呼地吹起来,天色也忽然变成暗红,天边黑云乱舞,风越来越大,阳台上晾的床单和衣服都给吹得倒飞起来。想要打开阳台门去救我的新衣服,却拉不开门,肥皮说让他来,忍住对新衣服的心疼,我死死把他拽住不让他出去,怕风太大有危险。。。。。。
正在这时,天空中响起轰隆声,一直不停歇,跑到房间的窗户一看,呀,南坪方向有一块冒起了烟,远远地那些房子也在摇晃,电视里一个长期播报现场新闻的男人大声嘶喊:不好啦,南坪百盛那栋楼塌陷了!然后就看到工贸到南坪老转盘那条公路从百盛那头翘起来,百盛所在的建筑群真的慢慢塌陷下去了,就见那个男人从翘起的公路滚下来,还在不停嘶喊播报着,车车们也随路的翘起一辆接一辆翻到、滚落。。。。。。
我并没有大惊,之前就有预感,也对龚落落她们说过近期不要去百盛那一带逛。
但我分明感觉了脚底下的震颤,空中的轰隆声也越来越响,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收拾细软,赶紧逃!
好在也没什么细软,拉了肥皮就奔下楼,刚到楼下就看到弟弟一家、爸妈带着顺也跑来了,我把新车的钥匙甩给弟弟:你开我的车,带着妈老汉快走。慌乱中,弟弟还表扬了一句:哇塞!这个车车还真是怪模怪样得乖也。我抱起顺上了肥皮的车,到处都是逃亡的人和车,我一阵心虚,因为不知道要往哪里逃!轰隆声越逼越近。。。。。。

醒过来,才发现轰隆声是枕边的呼噜声,我没有买新衣服,家里也没有阳台,窗户看出去只是远远的歌乐山而不是南坪,楼下更没有所谓的我的新车。
当然,所有房子与人、物也都还好好的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