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基本上是准点起飞的,从地窝堡机场打车到沙依巴克区红山干果批发市场附近的大漠驿家酒店,33块钱+5块机场停车费。

  在附近的路上吃了老字号的红冠椒麻鸡,然后坐518前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一楼的西域历史,怎么说呢,展品少了点,精品少了点,文字介绍和展品都没有结合起来,乱糟糟的感觉。那个尼雅出土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缚竟然只有一张照片,下面还没说明orzzz。不过二楼古干尸展厅就亮点很多了,著名的楼兰美女啊!小河墓葬的女性干尸啊!公元前3800年的古欧罗巴人,历经将近6000年时光,面容依然可辨,皮肤、毛发、指甲几乎完整,静静平躺着,双手护腹,双腿微曲,过去的数千年,以及将来的若干个千年,都将这样永远地沉眠在时光之河中。古物上承载的浓重历史感,总能让人不由地战栗、自卑而无力。还有模拟小河墓葬群的船棺、桨形木制墓标等,在茫茫戈壁上露出这样一群墓葬,实在是足够带感。当然,出于对亡者莫名的敬畏,我一张照片都没有拍,只是细细地用目光描摹了楼兰女尸、小河女尸还有种种种种各个年代古尸的眉眼五官,然后想起二十几年前,我在上海自然博物馆古尸陈列室被吓哭以及回家做了一星期噩梦的旧事。  

沿着博物馆门口的西北路往回走,经过挺有名的马木提烤包子,马路对面的红山玉器批发市场门口边上就有据说同样很有名的“阿不拉的馕”。再走过去一点路,正好遇到那天高考的孩子们下午散场。和上海一般无二的景象,父母们围在校门口翘首以盼,警察拉起警戒线维持秩序,考完的孩子们扎着马尾的或是板刷头,一见到父母就叽叽喳喳地说起考试的感想。这天底下,大多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妖魔化什么的,多走些地方多看看也就付之一笑了。  

然后到人民公园附近的友好百盛地下超市买储备粮,因为据说一路上会深入商业不发达地区,要屯水屯干粮。虽然事实证明我们实在是屯得太多了一点,要不是后来遇到车祸在最后一天的赛里木湖傻等了9个小时,我们买的干粮绝对吃不完……抱着尝试的心态买了1/4个吐鲁番西瓜,虽然季节还没到,虽然不是新疆最好的西瓜产地,但是依然很好吃啊,水分足、甜度够,还买了些小白杏和大一点的什么杏,卖相不好看的小白杏很好吃!  

image

博物馆的穹顶

 

image

椒麻鸡

image

马木提烤包子的烤包子们

image

烤包子们

image

里面超级多的羊肉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