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宗像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疲惫感。身心都已经快到极限了。
每挥刀一次,石板就会释放一次力量反击。
虽然石板上的伤痕也在增加,但消耗得更快的明显是自己。
可是他现在没有办法想更多。石板又再度发出光辉。宗像将力量集中于剑上。
预想中的冲击并没有来。取而代之的是出现在他前方的一团巨大的红色火焰。火焰散开,曾经是宗像礼司最熟悉的红发男人回过头来,朝他淡然一笑。
“宗像,是你的话就没关系,对吧?”
那是多次出现在梦中的呓语。隔了那么多时日,又再一次由本人亲口说出。
宗像呆了足足五秒才反应过来。
“呵……”他不禁轻笑出声。“那是当然。”
是呢,我从来,也没有否定的必要。
“淡岛君!”
听到自家王的命令,在外守候多时的青组第二把手立刻带着全队冲了进来。
“室长!”
宗像安稳地看着列阵于他身后的部下们。
“执剑而前,以剑制剑。吾义昭昭,明于日月。”
“宗像,拔刀!”

“社?”
“能站得起来吗,小黑?”
夜刀神狗朗呆望了对方半响,叹出一口气。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伊佐那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对不起呢,小黑。不过接下来还得要麻烦你。”
他抬头看去。在已经被从上到下轰穿的建筑物高层,身材魁梧的白发老人落下有如猎鹰一般的目光。社又环顾四周。
周防尊、宗像礼司、还有夜刀神狗朗,都是目光坚定地看着他。
所有的条件都已凑齐。
是时候,拉下帷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