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自己衰竭了,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来了。虽然在很早之前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博客的开通更加深了我对这种恐惧的认识。

上个月Mercurio约我写篇文章,我当时没敢答应,四十八小时后也没敢对她作出承诺,因为这个太难了。她不知道我的苦衷,不知道我现在正为那种没有意识的生活而发愁。虽然在几年前我还敢承认自己是清醒地,就算是去年,我跟网络上一帮朋友胡扯的时候,也能敏锐而有条理的胡说些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突然掉进了下水井中,怎么也爬不上来。

太可悲了,想我曾经在图书馆奋斗了那么多年,拼命的记住并且学会了很多有用没用的知识,慢慢整合了很多思想,酝酿写出了一系列只有我能看懂的文字,而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断档了,好像是上辈子遗传下来,但是基因突变了的某种记忆。过去我常写意识流,而且深为能够掌握意识流的线索而自豪,但是现在,是意识流在写我,写一个模糊而且远离得我。似乎生活开始变得支离破碎,犹如散乱的意识,在生活中点点流淌。

我的头脑中经常越过一些真理,那是宇宙之上不变得恒率,只可惜的是,这往往出现在梦幻中,等我准备抓住一条开始贴近的时候,那已经是忘记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刻了。莫非我的大脑开始模糊化了?还是我因为发胖而导致的高血脂后遗症? 为什么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游离起来,对一切都开始产生了陌生且模糊的感觉?

事实上这一切的后果是严重的,长期以来能够维持我进步的源泉消失了,而在其中,记忆是退化最严重的。不仅仅是现在的记忆能力,就算是过去的记忆,也开始慢慢的冲淡了。虽然忘记不见得是一件坏事,但是当你发现生活中必须使用的一些东西开始飞天的时候,那就不太妙了。当然,更不幸的在于现在的情况预示着将来的空白,如果目前都不能记忆,那么将来会不会变成植物人?

当前的情况好像是可怜的富凯先生,风光的日子不多,但是却在沃宫晚会之后突然的投入了大狱,我可真的不想和他一样这么活十七年。对于我本人,似乎吸烟过量是沃宫晚会的翻版。但是这又不能确定的确是这样,因为按照我的烟量,应该是立即死去,而不是活受罪。希望如此。

失忆,意识模糊,经常不知道该去做什么,不知道在做什么,说话也开始变得像个中风的老头.......可怕可怕。我真希望这只是系统故障,重装一遍就可以了。

我又想起了意识流中某个开始暗淡的点,来自于某个不可捉摸世界。

Qui  le  stracineremo ,e  per  la  mesta

sela  saranno  i  nostri  corpi  appesi

ciascuno  al  prun  l 'ombra  sua  mole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