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很早以前就被欧阳靖所折服,于其说是折服,不如说是妒嫉。这个女人拥有所有女人想要的一切,偏偏把青春当做负担,她的随意挥霍以及堕落成性都是很多女人不敢做的。只因吸毒会拆损她们的美貌,而双性恋爱的痞好更有违女性的优雅形象。可是欧阳靖不是这样的,她走所有艺人不敢走的路,将私生活摊开来供所有人看,只因她不在乎这一切。

单单一个“坏”字已经无法形容她了,她只是将灵魂放在黑水中浸泡清洗,然后拎出来让我们观赏它现在的形态。她德裔与犹太混和的血液在体内流淌,原来这两个曾水火不相溶的民族的特质居然在她身上全部体现。因此她在自己的脖胫与手臂上纹了奇怪的字母,脖子上的“Y”代表她的彻底,手上的“A”代表庞克。那是属于她自己的世界,没有任何人能真正走进去,尽管她剥开所有伤痕让别人看,依旧没人敢将她视为“人类”。 
    我就是爱这样的欧阳靖,皮肤雪白,眼睛大而突兀。明明天生丽质却非要打上些独类的烙印,她比现在任何一个玉女明星都要美上一百倍,比任何一个实力艺人都要艺术一千倍,却反而将自己的堕胎、性取向和嗑药当成人生乐趣。她的摄影作品充满压抑的美感,好似生命在最危险的状态中绽放的艳光。 
    我总是在想,谭艾珍缘何会生下这样一个女儿?简直是为这个世界诞生了一种游走天外的精灵。她在上《康熙来了》时对着镜头只会摆一种麻木呆滞的表情,自然无比又悲怆无比,她甚至不会改一个可爱的卡哇依动作。她习惯用神秘的占星术去一探这个世界的究竟,告诉别人她对事物与众不同的认知。当《最好的时光》中出现舒淇装成她的样子在那里卖力表演时,我不禁痛恨她为何不自己亲身上阵,只有她自己能扮演她自己,她稚嫩的躯壳早已刻上苍凉的痕迹,那痕迹不是别人能够代替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