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啊,我的,写作效率,不是,不高,而上,太不高了。对着电脑的时候,心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昨晚在公车上想好的东西,却猛的不知该来如何表达。
写作就像爱情,我们总是羞涩于表达?

不看书,不写字,只听音乐,只上网乱逛。难道,这样,就是所谓的舒适?
而如此,记忆从何而来呢?没有记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我不敢想象,当我们面对一切都视之若无、“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时候,会快乐吗?而现在,当我面对一篇有关“死亡”的文章,竟有些怅然。
……省略800字,原来只是想写写博客,没想到把杂志一个对话录的东东给写了,正好算今天的一点收获吧。意外之喜,希望以后能多有这样的好时候。

外面的天空灰暗无光,我即将再去601路公车站,去上这周最后一次课。
“最后”,在此之前,有多少忧伤的守望。原来,我也开始回想过去,回想那个春天,那个黑煤渣跑道上的奔跑,和三月的天空,关于风筝的故事。这些,都是过去,我只是像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并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