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牙签同学很纳闷地问我,太虔诚了吧……居然在考研前一个月特地请假飞来香港看一部动画电影,再多等几个月看DVD不是一样。
小藏说,你这就不懂了呀,在人类学角度看来,这是为了表达一种爱的仪式感啊。

庵野说,《破》是要将老的EVA彻底打破重铸的作品。
他做到了。

“其实无论真治、明日香、凌波丽、美里、元渡……每个人物都是我内心灵魂的剖面。”
没有了标识性的黑字白字,没有了大段大段的停顿、单调的列车声、漫长而寂静的镜头,自言自语的内心独白减少了,凌波变多话爱笑了,碇元渡变温柔了,明日香变体贴了,真治变勇敢了……心之壁障变软了,庵野老了,看破了,于是选择了向这个世界妥协,决定将以前藏着掖着的怨念换做一个完整而温情的故事老老实实讲出来。

“原来与人相处的感觉也不赖”时隔14年,足以长成新一代EVA驾驶员的岁月后,明日香这样说。
“不要为任何人,为了你自己,战斗吧!”美里说。
“世界变得怎样也没关系!至少……至少我要救出阿丽!”真治说。

“我死了没关系,还有替代品。”
“不!你就是你,你是独一无二的!”

晚上独自躺在狭窄的旅店床上,回忆着那些熟悉的人物讲的陌生的台词,忽然很有恍然如梦的落泪感。
我们看的不是EVA,看的是镜中那个青春年少的自己。

12年前,第一次把盗版VCD塞入影碟机然后不眠不休地反复看了3天3夜的15岁的自己。
曾经将每一帧每一次定格都反复研究分析的自己。
因此而去研究基督教犹太教死海文书天使学的自己。
思考维度由外在社会存在层面转向内在生命灵魂存在层面的自己。
……
“此前我是一个天真幼稚的热血傻逼,那之后我成了一个自闭冷血的幼稚傻逼……但至少还是个愿意承认自己在逃避现实的废柴傻逼。”

5年前的12月,在经历2年半不断挑战不断受挫的热血与1年以考研名义躲在家里看各种历史哲学社会心理学书看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宅时光后,我终于不可避免地来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考研,还是工作。
考研,是为了继续逃避,还是为了做研究?——做什么方面的研究?
工作,是为了理想,还是为了个人的安逸?

然后,一只青蛙在各方压力之下,不情不愿地跳入了一锅炉子上的温水中。
5年来,青蛙坐在锅底看着狭隘的天空,幻想过无数次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如何浪漫而刺激,也无数次回忆起自己没有跳进去之前的锋芒与锐气,却始终不愿离开这份越来越令它适应和习惯的温热水。
因为它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就算它跳出这个大锅,外面的害虫也不可能在它有生之年抓完,而且人类除了觉得肉味鲜美外也不会对它产生额外的感激之情。
它也无数次幻想到,万一水终于要沸腾了,自己想要跳出来,却发现腿脚都退化了——那时该怎么办。

“再之后,我变成了一个越逃避现实越不肯承认自己在逃避现实明明是眼高手低的废柴偏偏又不敢承认的幼稚混蛋傻逼,不过现在,我决定做回那个天真有爱的热血傻逼,少了一点幼稚与好高骛远,多了一点脚踏实地与坚定的信念,当然,还是傻逼。”

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太多了,需要多一些西西弗斯与堂吉诃德那样的傻逼,我相信美好的未来就蕴藏在这份傻气之中。
白岩松前不久在接受“时代骑士”勋章时这样说。

于是,5年后,我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回到了原点,一切推倒重来。
忽然发现,现在我比葛城美里中佐,只小1岁而已。
史书云,苏洵26岁方带着两个儿子发奋图强,我不过晚醒悟1年,希望为时不晚。

一直以来都对大都市深恶痛绝,这种建立在金钱与秩序之上而又藏污纳垢的庞然大物,只会令我感到恐慌与不安,但这次居然安心地在这个世界最著名的都市之一待了3天2夜而没有迷路,证明自己也多少有些妥协了吧。
但是,除了几本书与杂志,我任何东西都没有买,这也算是自己给自己划定的一条底线。

不后悔,不止步,不焦急,不逃避,不再浪费所剩无几的青春年华,抓紧时间活出最好的自己。
嗯,加油。

谢谢你让我感到,与人相处的滋味也不坏。
所以
世界变得怎样也无所谓,但至少,终有一日,请准我,披荆斩棘来救你。

附战报: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8942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