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下午六点钟,本是香港电视的新闻时间,但直到6点07分,本港和明珠还是一水的公益广告,多年以来,粤人对此早就平常,但凡公益广告背后,必有蹊跷,上网一看,方知自己近来疏远国事,西北角又满街散步的大事居然不知,其实今天是第二次了,昨天就已经散步了一回,这回的原因与广东工厂无关,关乎小小的针头
       上回那么大事倒弄得倾国倾城地,这回平淡多了,为什么相反被公益掉呢?是奉旨公益,还是掐新闻的五块们自作主张?感情上我希望是后者,但理智上,我不得不揣测前者的可能。
       这一个星期发生了很多事。连他妈的爱枣报都不让看了。今天似乎连岳的博又勃不起了。看来随着甲子华诞将至,我们的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干净,至少我们要假装它正变得越来越干净。这个套路其实一点都不新鲜,有兴趣的可以去翻翻1895年的历史读读,觉得阅读太累的可以去找一找《走向共和》的盗版碟,那部电视片就以过生日的故事开篇,也是六十大寿。古语云:六十耳顺,今谚说:六十耳聋。
      

----------------------------------------此为和谐的分割线---------------------------------------------

image

         不要误会,上面的精锐样板军人并不准备西征,而是要在10月1日的上午雄赳赳地走过长安街。干这件事,我们如果自认第二,天下只有金家小王朝敢称第一。你的自豪感被激发起了不?
       那天和一个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在SMN上聊天,他感慨又要花很多钱。典型的不讲政治,只算经济帐,何况,六十华诞,很了不起啊。倭人自民未到不惑就已中道崩殂了。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过一年少一年了。俄罗斯人和海峡那边的前匪帮早就证明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嘛。

 -----------------------------------------此为文艺界的分割线---------------------------------------------------------------

         下面我们来听歌
          听不懂英文的可以到这里翻歌词

          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
          他们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和理想
          他们害怕葬礼,和墓上的鲜花
          他们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党员,害怕所有的快乐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