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了趟老家。

        之所以称之为“老家”是因为,从今往后那个叫安丰的小镇不再有我的家了。那个临街的屋子不再是我的家了......

        还记得是我上高一那年我们搬进了那个临街的屋子,家里的装修是爸爸亲自设计装修的,谈不上漂亮,但是是我们家人的风格----简单,大方,素净。其实当时我并不喜欢那个屋子,因为,以前的老屋,有前院,有后院,有鱼池,有栀子花,还有葡萄......真正意义上来讲,我并没有在那个屋子里住过多少日子,我的房间基本上根个摆设差不多,可是,那里确有我很多美好的回忆。

        临街的屋子一楼是我家的店,二楼是商品房,不是连着卖的那种,而是,特地买了对在一起的。楼上楼下用个钢梯连着,那是个很陡很陡的钢梯,很多人都不敢走,可是我们家人都可以端着饭菜从楼上走下来,堪称一绝。经常,我在楼上看着电视,就会听到他们敲楼梯的声音,我知道,一定又是给我买了什么好吃的了,蹦跶着就跑下楼去......

        还记得每次寒暑假回家的时候,父母的心情都会很好,吃晚饭的时候,爸爸都会开上一瓶啤酒,说,女儿,陪爸爸喝一杯。每天的餐桌上都会有我喜爱吃的菜,每天一道,不同花样。我很爱吃城东那家的素鸡,可是,人家每天都只做很少的量,可是只要我一回家,还没有开市前,老板就会送来一份素鸡,说,老王让给女儿留的。不是很贵重,可是就是吃的很开心。对了,还有东头小菜场的豆浆,那家人家是不卖豆浆的,只做豆腐,也是因为爸爸的关系,老板会在点卤之前舀起一大杯纯纯浓浓的豆浆,留给爸爸(其实还是我这个小馋猫)。

        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讲老家的房子卖掉,因为虽然我们都已经不住在那里,可是总觉得只有回到那里才是回到了家。凡事哪能都遂人愿呢?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卖了,可是,看到买家在“我家”里指指点点,说这个老了,那个旧了,这个不值钱,那个该淘汰了,我终于还是没有能忍住冲着那人发了一顿脾气,我是多用力才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在迈进那个屋子了,这样,在我的心里那里还是会是我的家,不会改变。

        回家前特地带了相机,可始终是没有拍,一张都没有,那空空如也的屋子,哪里还是我的家?

p.s.老家不在了,新家还没有拿到,这一年只能让您四处漂泊了,真的真的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