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虽然是23岁生日,但我却来到了本命年。
我是小生日,从小长辈得知我不属牛属鼠都会说原来你是小生日。
那时侯根本不理解什么叫小生日,心里总想,操,谁tm小生日了,怎么生下来就比别人小一辈?好像小生日是什么不光彩的事。
甭管怎么说我比较提前的来到了本命年。

2.都说本命年要穿红带红防小人,俺娘也早早地就去给我买点红。
当我娘到了商店,选了半天,最后一想,恩,我儿子鞋多,还是买红鞋垫吧。
也因为我娘的这个疯狂举动,我的鞋利马都小了半号,天天穿小鞋儿。

3.说道买红,我自己也把这种封建迷信陋习发扬到我国最神神叨叨的特区香港,终于在被尺码大仙儿sofat评价为ck设计班泥路价格的H&M转到无甚可买的时候,买了条红色boxer,但是ladyzizi的评价是,你打算一年不换了吗?后来又在ck uw找了半天红色款,结果被售货员告知,红色只有女款。

4.本命年每个人都有一件辟邪之物,和王子在香港买金,终于了了ladyzizi一夙愿。我们被售货员当成情侣,原来内地的小两口都去特区买金,我以为只买“加大码”呢。回到北京我像我娘表达了我也要辟邪之物,被我娘骂土。一50后批评一80后土,要不她是我娘呢。

5.那日在一真正的大青楼,听两个在非洲发财的人吹牛逼,都是比谁象牙多谁犀牛角多谁金沙钻石多谁珊瑚珠多。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八国联军发财的人一般比奢侈品,在国内大城市发财的人一般都比汽车豪宅,在国内小地方发大财的人一般都比谁孩子多,这鸟大了真是什么林子都有。我娘听完非洲版吹牛逼,灵机一动,说我那珊瑚珠是红的虽然有点发黄,但应该也能辟邪。哥们二话不说立即虚荣跪谢老娘。心理想着哪天日子过不去了还能当了。

6.刚被通知了城里的月光生日大爬主题是睡衣派对。我立即积极相应,并向主办方表示我睡衣只是一条boxer,主办方回复:“已经有人表示他只有一双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