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看到微博上转载了很多次的信息,有些紧张,去买碘片缺货。还是穿着浅灰色大衣、浅色牛仔裤拖着行李箱和友人去了香港。日本核泄漏事件,不是不担心,疯狂的世界,疯狂的人类,当然不疯魔我也不会这时间到香港。

 之前诸多折腾,15日凌晨直到三点才安睡,早起到公司把事情处理完毕,急急的去赶飞机。

 一路顺利,到达香港已近夜,港人似乎并无受到核泄漏的影响,该干嘛干嘛!改装过的跑车照旧呼啸而过、糖炒栗子满街飘香、7-11方便极了。

 宾馆在旺角,房间很小,三张床刚够摆满,有独立卫生间。楼下便是闹市区,有艺人耍宝卖艺,好不热闹。

 16号上午,去北角。路上,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说:家里没盐了,超市也没盐了,南京市民在抢盐。打开当地报纸,hk市民也加入抢盐大军。

 中午在新光戏院附近的茶餐厅吃的简餐,列汤味道很好,浓郁香醇。附近小店的马拉糕真是好吃!

 北角的新光剧场,挂着满座标志。内里碟屋,碟片很全,挑了几张cd。问老板今年新光会拆除?老板说不清楚。但愿这个承载了多年粤剧历史的老剧场不要消失,可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谁可知?

 一个多小时之后到达河上乡,硕大的花牌树立在戏棚四周,神仙在戏棚正对面供奉。三三两两的人。看到很多大圆桌,想必是为明天洪宝诞正日子的万人盆菜宴做准备。

 去了侯公祠。

 戏棚四周的有小商贩,小暖说:这有糖水喝。晚餐买了三明治、糖水和红茶。

 晚7:30准时开锣,《八仙贺寿》、《六国大封相》、《盖世双雄霸楚城》,散场已是凌晨12点多。

 17日上午到凤城喝早茶,余兄推荐的赞!点心确实不错。

 直接去了河上乡,下午1:30开锣。

 《跳加官》、《天姬送子》、《双仙拜月亭》。五点过后散戏

 晚饭是自带的麦当劳。

 晚7:30再开锣,一直期待的《紫钗记》。

 不枉此行,一声一声的十郎,你胡不归来,听的我有哭的冲动。

 两天的神功戏,两千人的座位,爆满加座。

 18号,阿苗请饮早茶,去了沙田博物馆,之后和杨葵姐姐会面。

 晚上在约好的地点等她,很低调的到来。请她坐里厢,侍应女眼神真好,立时认出来,到底是城中名人。为了节省时间,一边签名一边回答我们准备的问题,没有因为是老倌而敷衍了事,很是认真的回答。

 化了淡妆,不比昨晚的大戏妆容,笑颜如花。慢声细语,笑声中透着孩子般的天真。收到粉丝礼物时候,轻声尖叫起来,因为信封是她喜爱的维尼熊。 
 

回答第二个问题时候突然想到第一个问题还有补充,立刻告知。端起茶杯问:我可以饮吗?一派小女生的可爱。带了小礼物送给我们,惊喜!采访时间有限,她还有事,临走前一一碰杯握手,叮囑注意安全。问下次什么时候再来?等你再做大戏!属于粤剧舞台的谢雪心! 

晚上回宾馆收拾物品,十一点已经算早睡了。

 19号匆匆去罗湖过关,人满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