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在观察家们普遍以为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可能把提前大选的日期拖延到明年的时候,他出人意料地宣布将在11月16日解散众议院,以便在之后一个月举行大选。尽管有解释称这是为了趁石原慎太郎、河村隆之联手重组的地方系政党尚未与桥下彻的日本维新会整合做大前,打“第三极”政党势力一个措手不及,但显然,以民主党苟延残喘的民意支持度,12月16日大选举行之日,就是野田佳彦和阁僚们拱手交出权力之时。
离法定任期结束还有大半年时间,提前开启“自杀式选举”,即便在日本“十年九相”(1989-1998)、“六年七相”(2006-2011)的非正常政治生态中,也并非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尤其,野田要交权的对象不是同党的其他大佬,而是对立政党的明星候选人,本党追究起来,这就不是“选之罪”,而是“政略之罪”了。选举失败,野田也很难再坐党魁位子。既如此,政客撂挑子的肇因,除了心力交瘁(典型如安倍晋三上回病退,但这对野田不适用)外,差可解释的就是政客的个人形象与名誉问题。
政客的风度,常见于败选后对于胜者的祝贺和对于国民团结的宣示。但这并非单纯个人政治素养的问题,而是宽松政治环境允许甚至鼓励这种“长他人志气挫自己威风”的现象。在劳师动众、脸红脖子粗的竞选热战之后,失利一方的政客有必要对大部分不支持自己的选民表达敬意,而得胜方也要摆出全民领袖的姿态呼吁政党和解,而不会趁机羞辱对方。这些被反复印证的政治潜规则,令“认赌服输”的一方不会担心会因选举开票之夜的低姿态而受到自身支持者的抱怨,从而更愿意展示自己的大度。
为自己说过的“选举必胜”之类的大话向选民致歉,并不需要多大的道德勇气。但要在对手手下当一名普通部长,就得有真正的“士志于道”的胸怀和信仰了。虽然罗姆尼被奥巴马“收编”为商务部长的传闻尚未变成现实,但仅仅这一传闻本身,就已折射出美国艰难时期败选方总统候选人急切出来“做事”的心情。一个重要州份的前州长,倘若当一个排名并不靠前的内阁部长,其初衷绝不会是混个联邦政府的任职经历,而是他要将未完成的政治理想,在一小块全国人民能看到的田地里,栽培出果实来。民国时期的唐绍仪,就是先做内阁总理,再当广东中山县的县长,一心一意要将中山县建成模范县。罗姆尼若是挑“小官”做,反而容易促成跨党派合作,并且赢得媒体嘉勉。
image另一个表现政客风度的例子是韩国总统李明博。他在离任前遭遇了媒体对其家人重蹈韩国历任总统家属贪腐覆辙的强烈质疑,本来已经被检调机关了结的“退休后私宅案”,硬是被在野党揪住不放。几个月后,李明博签署法令,批准特检组对自己的全家老小进行一个月的彻查,结果,检方证明了其家人在此案中的清白。反对党对这位任内捐出大部分家财(约300亿韩元)的总统,也终于无责可咎。
即便是私德有亏的政客,也可以凭激流勇退的姿态展现自己的风度。现今在美国军界闹得沸沸扬扬的将军偷情案,在东窗事发的第一时间,当事人、陆军上将彼得雷乌斯即向总统递交辞呈,并先于媒体公之于众。在绯闻层出不穷的美国政界,被媒体追着打,却拒不辞职的大有人在(如“猥亵照”议员韦纳),但“先发制人”、力争主动的却罕有其例。彼得雷乌斯不能堵住悠悠众口,但他为政客赢得了一丝体面。
走过或接近权力巅峰,体会到高处不胜寒,适当展现你的风度,进退存乎一心,比汲汲于权力政治、蝇营于党派利益,更能完善你的价值坐标系,使速朽的人生迈向不朽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