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晨, 在公司洗手间里筋疲力竭地呕吐, 当天第四次, 夜里还有三次, 当时确实害怕自己就这么挂了. 
洗手间水槽里稀释扩散的血滴一点儿实感也没有.
还是没能照顾好自己, 这怎么行.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毫无征兆体重蹿至60了, 不觉之间2010了.
再过三年, 我就三十了.
有些愿望让它们一直停留在愿望比较好吧.
有些成熟让它们一直不要来到比较好吧.
了解自己的需求然后获得, 但是面对真实意志也不是容易的事.那么活着的实感一点点在丧失.可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经历一下才会显得人生比较完整的, 也不是浓烈的色彩可以填满. 人心始终有一个巨大的黑洞, 不可消除.
我很幸运, 父母对我很好, 家庭关系没有任何问题. 父母仍很健康, 我尚无须额外考虑, 事实上父母仍在很努力地为我积累资本, 不管我有无需求. 我也无法按照他们的意愿生活. 有一些人的确无法以他人期待的方式去爱别人. 我时不时会思考到以后的事情, 有一天父母会不在, 遗留下的一切都要我继承料理, 至少法律意义上如此. 可我却很抵触这些注定发生的东西, 可能的话资产, 房子, 股票, 一切的一切, 我一丁点也不想接受, 也不想有任何关联. 这就是个异类, 是个不健全者. 我想都送给慈善机构.
从前我常常被划为忧郁的人, 文艺的人, 理想主义者. 或许现在还被人这样认为.
再过三年, 我就三十了.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