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node2.foto.ycstatic.com/200808/14/1/26851809.jpg[/img]

  我很想把对乐观的理解,深深的插进你的喉管。——《世界呢分钟》
  
  巨万的人群进入集体催眠状态时,社会步入了机械化轨道。人们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奔波流走,像血管里一个个没有细胞核的血液细胞。作为每天呕出蜜的辛勤小虫,我们呆傻的快乐着,并且在星巴克里端着一杯咖啡疲倦的想,这大概就是生活吧。
  
  但是,有一些细胞是不听话的。它们拒绝肌体的控制,癌症一样危险地我行我素着。他们猛然出现在那些听话的同类面前,揪住他们扇耳光,然后嘶吼着告诉他们,生活的内容远不止这些。
  
  生活的内容远不止这些。生活里还有过去的伤疤,现在的愚蠢和未来必然将会相遇的一切悲喜。
  
  腰乐队这一张专辑,好像一个成功男士脚心的瘊子,跨栏世界冠军膝关节上的骨刺,一个美丽姑娘在厕所中悄悄堕下的胎儿……总之,是一个让人别扭的存在。CD转起来的时候,他们悲戚的眼含泪水,指着我说,去你妈的。
  
  很久很久,在听歌时没有被突然击中的感觉了。那是和旋律、风格无关的东西。那不是听到Radiohead 的Fake Plastic Trees 的悲伤,也不是在Carsick Cars 现场随着《中南海》跳起来的兴奋。仍然记得在周云蓬《中国孩子》和我见面的那个下午,阴霾的苍穹笼罩着圆明园的小院。盲眼的诗人拨弄着吉他,唱着那些针一样尖利的歌。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艾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
    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那不是你自己的感觉,而是一股巨大外力突然强加到你身上,让你为自己的麻木而无比羞惭的当场崩溃,支离破碎的化进恒久的悲怆。
  
  十年恶果,悲喜交集。这是腰对自己的总结,也是对社会的总结。十年的修炼,北京的房价翻了若干倍,地下乐队有了自己耍的场子和更多的果儿,鸟在五环上筑起了巢,猪肉价格和经济增长同比。拒绝成为巨大交响乐赋格中一个音符的人们,冷峻的打出了枪膛中的子弹。我们把歌唱得很隐秘?得了吧。听不懂这些的人,又有什么资格生活下去。
  
  《中国孩子》那张专辑里,“中国孩子”里有孩子天真的伴唱和笑声,“如果你突然瞎了该怎么办”则是用采样叙述了世界崩溃后的众生相。《高山下的花环》中,我惊讶的听到了两者的整合。孩子们童真的声音在暴戾的鼓点中喊着,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将一切美好的外衣撕破后,流脓的伤疤里,他们栽下了一颗反叛的种子。
  
  好吧。如果你对你的生活满意,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这个世界足够美好,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历史无关紧要,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你有权利不关心无关自己的事情,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摇滚不应该背负某种使命去演绎世界,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还有希望,请你不要听。小伙子比洞还潮湿的心,那会吓坏你们。刘涛那上不去的假嗓,会让你们觉得业余而别扭。编曲的怪异和不和谐,会让你们好像听到一只手在挠玻璃。
  
  他们站在我身前,向世界献上了最深沉的爱慕和最刻意的笑。瑟缩的我不住颤抖。因为从未想到,撕去伪装之后,乖戾的生活竟如此可怕。

image

  我很想把对乐观的理解,深深的插进你的喉管。——《世界呢分钟》
  
  巨万的人群进入集体催眠状态时,社会步入了机械化轨道。人们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奔波流走,像血管里一个个没有细胞核的血液细胞。作为每天呕出蜜的辛勤小虫,我们呆傻的快乐着,并且在星巴克里端着一杯咖啡疲倦的想,这大概就是生活吧。
  
  但是,有一些细胞是不听话的。它们拒绝肌体的控制,癌症一样危险地我行我素着。他们猛然出现在那些听话的同类面前,揪住他们扇耳光,然后嘶吼着告诉他们,生活的内容远不止这些。
  
  生活的内容远不止这些。生活里还有过去的伤疤,现在的愚蠢和未来必然将会相遇的一切悲喜。
  
  腰乐队这一张专辑,好像一个成功男士脚心的瘊子,跨栏世界冠军膝关节上的骨刺,一个美丽姑娘在厕所中悄悄堕下的胎儿……总之,是一个让人别扭的存在。CD转起来的时候,他们悲戚的眼含泪水,指着我说,去你妈的。
  
  很久很久,在听歌时没有被突然击中的感觉了。那是和旋律、风格无关的东西。那不是听到Radiohead 的Fake Plastic Trees 的悲伤,也不是在Carsick Cars 现场随着《中南海》跳起来的兴奋。仍然记得在周云蓬《中国孩子》和我见面的那个下午,阴霾的苍穹笼罩着圆明园的小院。盲眼的诗人拨弄着吉他,唱着那些针一样尖利的歌。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艾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 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
    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 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 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那不是你自己的感觉,而是一股巨大外力突然强加到你身上,让你为自己的麻木而无比羞惭的当场崩溃,支离破碎的化进恒久的悲怆。
  
  十年恶果,悲喜交集。这是腰对自己的总结,也是对社会的总结。十年的修炼,北京的房价翻了若干倍,地下乐队有了自己耍的场子和更多的果儿,鸟在五环上筑起了巢,猪肉价格和经济增长同比。拒绝成为巨大交响乐赋格中一个音符的人们,冷峻的打出了枪膛中的子弹。我们把歌唱得很隐秘?得了吧。听不懂这些的人,又有什么资格生活下去。
  
  《中国孩子》那张专辑里,“中国孩子”里有孩子天真的伴唱和笑声,“如果你突然瞎了该怎么办”则是用采样叙述了世界崩溃后的众生相。《高山下的花环》中,我惊讶的听到了两者的整合。孩子们童真的声音在暴戾的鼓点中喊着,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将一切美好的外衣撕破后,流脓的伤疤里,他们栽下了一颗反叛的种子。
  
  好吧。如果你对你的生活满意,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这个世界足够美好,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历史无关紧要,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你有权利不关心无关自己的事情,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摇滚不应该背负某种使命去演绎世界,请你不要听。如果你觉得还有希望,请你不要听。小伙子比洞还潮湿的心,那会吓坏你们。刘涛那上不去的假嗓,会让你们觉得业余而别扭。编曲的怪异和不和谐,会让你们好像听到一只手在挠玻璃。
  
  他们站在我身前,向世界献上了最深沉的爱慕和最刻意的笑。瑟缩的我不住颤抖。因为从未想到,撕去伪装之后,乖戾的生活竟如此可怕。 



公路之光



高山下的花环

歌词

  02 公路之光
  
  在所有的诗意
  都被你我搞过之后
  那野的花花路口
  谜一样的脸红了
  艺术 仍然是国家里
  最普遍的 那一种便秘
  我当然相信你
  是城中最正确的 那一个王子
  你奔跑 你奔跑在
  完全相同的 钻石中
  
  星星挂着的地方
  焯起了白色的烟
  你总是喜欢这样吗
  我只是喜欢你这样
  所以赶紧老去吧
  在哪个什么鬼花还没有
  开满公路的 那一刻
  
  星星挂着的地方
  焯起了白色的烟 它使我 疲倦
  
  
  03 在这宁静的水坑路
  
  你在藏人的夜里
  你相片里的脏脸
  你陌生的蓝天奇怪的床
  你相片里 我国的脏脸
  
  你神秘地到达神像之前
  我为你唱个歌
  下雨的然乌 呵啦啦耶
  为你唱个美国的歌
  
  那歌声粗糙
  像活泼的八五、六年
  我们躺在轱辘下 哭成泪人
  
  谁在摸黑的歌声里
  翻过小杰克结尾的新泽西
  让我们哭成了 泪人儿
  
  
  04 K男抒情曲
  
  一个唱歌的男人
  你煽情 你失意
  你嘲笑自己和当局
  你知道任何一件纯洁的睡衣
  被一千次赞美后 都会发出恶臭
  看起来 像月亮的表面
  
  一个悠久的丑女
  她不爱裸体 她不选举
  她希望讲话的人儿 赶快死去
  像魔术师遮掩发育的痕迹
  像缺乏自信的内个
  我们把歌唱得很隐秘
  
  把第一张从 最保险的窗口 扔出去
  那鲁莽得简直像 所有初夜女孩的幌子
  来放飞贪污的中老年 来收割柔软的青少年
  你看小鸽子 哦喔那鸽子 明快、优雅
  优雅得像 想象中的 西方国家
  
  最后你站在毫无新意的屋檐下微笑
  你在惨淡的销量下神秘的 笑
  
  
  05 垃圾好比你的脸
  
  打了一张 温情的牌
  小曹就能闻到 风油精的味道
  最市民的狂想 死的时候
  身上贴满 彩票
  你如此 无声的活命
  我的创作生涯
  于是柳暗花明
  这次我 和故事的主角们
  统统晕倒在 大国的怀
  
  风像吹过所有垃圾一样
  吹过你的脸 小鬼
  咱们的好运才刚刚打开
  你只拍 这颗猪脑袋
  怎样也不明白
  是什么样的年代
  什么样的风吹来
  你隔壁窘困的小情侣
  仰起不高兴(有希望)的圆脸 好可爱
  
  
  06 海鸥之歌
  
  阿波罗的金车渐渐驶近
  天边升起了嫣红的黎明
  高加索的峰巅迎着朝曦
  悬崖上 普罗米修斯已经苏醒
  
  ——选自林昭 诗[普罗米修士受难日]第一段
  
  
  07 高山下的花环
  
  如果 你一定要再问我小白花的事
  像风吹过的呻吟 我 只能告诉你
  那只是很多个将不再醒来中的一个
  如果 已经不用再歌唱那远去的少年
  杯光碟影的乐土 我 只能告诉你
  最夺目并最操蛋的都已经化作了山脉
  
  他的手那么小 在高山下的某某年
  木棉花 火样红 化作彩霞染长空
  你好吗 你好吗 最可爱的死人你好吗
  你把胸膛给高山 当时的泪花献给你
  花儿红 花儿白 最可爱的阿爹最无奈
  揪心的话儿讲不完 友谊桥上你回不来
  
  谁没有 谁没有秘密在他心中藏
  爱讲真话的混蛋 请你告诉我
  你在哪里弄丢你忧郁的胳臂
  妈妈呦 谁来告诉你的儿 她的爱人
  倒霉的小伙子比洞还潮湿的心
  年轻的朋友你们永远不会再相会
  
  
  08 你的街头在燃烧
  
  每朵花 朵朵花
  都鲜艳得 不成人样
  每条猪 唱同一首歌
  在计划里 生儿育女
  每个小伙子
  都踩着半车 金矿
  狂奔向 公墓 而去
  每个时代的伴奏
  都像金币 一样多情
  而你一直是
  那首最土气的歌 在
  歌手甲 胸口
  洋葱般 敞开
  
  无论这时代是怎样
  怎样火热的内幕
  我都仍然是 最无心的那首歌
  在最高潮的青年路
  蚊蝇般散开
  
  
  09 今夜还吹着风
  
  无论你怎么看 疲惫的朋友
  生活不能给你带来诗
  你说甜蜜的生活里有脏东西
  可在生活里 那就是甜蜜
  没问题 这个夜 没问题
  我们的问题 是属于 兽医的
  今夜来 来打入 这乍富的时代曲
  我们代表太平里 最风骚的小酒窝
  比起斜眼的官人 那酒后的斜眼官人
  我们都是天使 在今夜的微风中
  
  
  10 世界呢分钟
  
  我很想把对乐观的理解 深深的插进你的喉管
  每个黑夜来临 在永远不变低收入的
  镜头里永远是春天 你微笑在破床边 仿佛永远 也喝不醉
  这一年来 我冷漠得你没法相信 我转过身去 因为没种
  面对安格斯小牛肉扒 和我所有爱领导爱打狗的同龄人
  我安详 安详地在克拉玛依先走的阳光下 歌唱今天的恋人
  我不介意她爱吃内脏、喜欢阳台并热爱 保养和文艺
  我依然认为 草根不是民主 草根是庸俗
  说白点 就是网民 网民当然是国民 无耻并热闹
  是这世上最难唱的一曲悲歌 快乐中国的喇叭花
  你爱八十年代 你想操今天最后操不了今天
  你在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中国后 孤独的醒来
  没有了 早就没有人孤单 没有人不爱捐助 没有人无心睡眠
  两千年的偶像人民的女王把神经官能症和中国精神
  变成一头牛梦游在工地和晚会里
  淹没了去年每一首爱情歌的下流前奏
  这多像个 其实这就是个渴望乱来的生意场
  你的歌声像泉水样感天 可我们的伤啊
  要色情才可以抚平 抚平你 渴望被幸福摧毁的心肝
  请允许我 用这彩铃般歌声换你 那永远不倦的心
  命运 像一朵云 飘过世界上所有的早晨
  我们楼顶优酸乳的孩子 你只能被这一代 最糟糕 的父母毁于钢琴
  你不会了解我只是 爱天空中的骑士 爱从不开百合的西部
  在安分繁荣的路灯下 昨夜我们 总算度过最委屈的那几年
  我忘了摇滚 却忘不了你眨拉拉的眼睛
  那是充满责备的眼睛 仿佛能把人的心儿看穿
  晚安 我的听众朋友 晚是全世界的晚 安是你的
  
  
  11 未定名
  
  歌词同《公路之光》

  ================================================
  一切按照《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内歌词本排版录入。
  我的编号是499。谢谢小展和坦克手贝吉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