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点半,小子吃早餐时说,这个时间吃早餐,到了十点以后,饿得要命。学校里倒是有一个卖馅饼的,可每天一百个馅饼,抢完分分钟的事。门口小店林立,学校却不准出去。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带着?

家里倒是有饼干面包水果之类,但他又说没食欲,只想吃咸的。家里瞅了一圈儿,要不干脆弄个小碗泡面放书包里?反正教室里有饮水机,课间泡呗,再弄个熟鸡蛋香肠什么的。他说,啊呀这个倒是好,但教室里吃这个,会被全班同学骂的呀。

这个倒是真的。想起上大学那时候,夜晚自习室回来,也是饿。寝室侧面的空地上,有几个煮泡面的摊儿,摆了几张小凳子。泡面五毛钱一块,加两毛钱可以加个鸡蛋青菜什么的。别的季节就在小凳子上坐着吃了回寝室,到了冬天,寒风吹着,坐不下去,就先回寝室拿了碗下来,煮了端上去吃。寝室里顿时飘起泡面的香味儿,引得本来已经爬上床正看书听音乐准备睡觉的室友 ,一个个吸着鼻子,然后笑骂着也端起碗跑下楼。一会儿寝室俨然成了泡面鉴赏会。

那时候泡面品种少。经常吃的,是郑州本地产的,牌子忘了,口味有肉精和麻辣两种。现在想来那种肉精的真的很难吃,腥腥的咸,要加醋加辣才掩盖得了腥气。麻辣的则好很多,调料还是当时很少见的汤料。价格似乎比肉精的贵些。面则是相同的软而没有劲道。

对于泡面,现在批评的声音愈多愈重了。是啊,也许真是是种不健康的垃圾食品吧。但谁的青春岁月,没有几包泡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