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梦到了我死去的姥姥。

仿佛是过年的时候。

我家还有几个舅舅都到了姥姥家。

姥姥的病好像好了。

我们都守在姥姥身旁。

姥姥说现在买什么都贵。

从今年开始让几个舅舅给她的月钱要涨一些了。

 

我现在琢磨着要不要把这个梦告诉我妈。

而她会不会像很多迷信的人一样。去给姥姥烧些纸钱。

 

梦到姥姥之后还梦到另一个人。

我哥给我妈打电话说有一位叫LQZ的老师说跟我妈认识。

我一听这个名字就特别激动。

她是我的小学启蒙老师。

赶紧跟妈去找她。

见面之后发现她与二十多年前的变化不大。

只是她记得我妈却不记得我。

不管我说什么她也不记得我。

当时的感觉难过极了。

就像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