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也觉得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但是期限也一直如同天边的浮云它一直都是浮云啊浮云;
终于一个电话 大限,它就是、就是下周三了!
估计会有一段时间没得上网,所以现在这里吱一声:

老子没死勿烧纸   只是被敲断了腿
有机会上网的话,来写病室手记好了。

同学们一定要带着水果罐头来看我呀T__T
PS:只要前爪没有敲断……我还是会一直做手作的……悲苦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