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因为儿子尿床了,就把空调关掉窗户打开,结果凌晨4点的时候被自己的咳嗽惊醒,我起来吐痰。嗅到一种化学臭味,打开窗户 外面的空气全是这种味道。

可悲的城市。可悲的人。

星期五的晚上我在家庭聚会所,从一个盲人弟兄那里听到这样一个事情。

在北方的某个农村有个人生来就是盲人,他们家里不够富裕,但是父亲为了儿子以后的出路就下定决心好好让儿子上学。可是盲人的教材很厚很贵,而国家并没有给予什么支持。于是他父亲去山脚下一个小洞挖沙,然后把挖出来的沙卖掉把钱积蓄起来。他儿子懂事后知道父亲很辛苦于是想.我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让父亲过上好日子。

到了初中的时候,孩子在某天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汇报学习情况,为自己的成绩骄傲之余他脱口而出说,以后还要在高中,大学里取得更好的成绩。父亲已经了40了,山脚下那个挖沙的洞越挖越深 越挖越大。如今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他发酸的腿重新又有了力气。

过了一个月。这个盲人孩子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告诉他,那个挖沙的洞塌了。

我们这个社会就像一个系统或者网络或者洞,漏洞百出,如果某些仇恨这个系统的人很容易抓到BUG (安全漏洞 环境 管理)而让这个看起来很有希望的希望塌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