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说,工作带给我什么?但我明白,它绝不是我谋身的手段。
我在北海公园等她,但实际,她在景山公园,等我到达景山公园的时候,不用打电话,也不用眯起我的轻度近视眼,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来,她总是那么显眼,以至于,一路遇到粉丝无数,甚至两个韩国姑娘,也忍不住跟她学跳舞。
有人张大嘴巴,努力辨认她;有人走了很多,惊叫你就是……而我,很荣幸的被当成她的学生。
假如有她这样的老师,我应该汲取她的能量,然后会回单位,跟领导拍桌子叫板吧!
温和与锋芒,我终究属于前者。

她把我送到车站,目送我离开,然后去对面坐车。
对于她,我怀着谦卑与敬畏吧。

看我博客的你,不知道现在好不好。
这样的凌晨时分,写完邮件,整理完采访笔记,然后抵挡不住睡意,我要睡了。
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