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德高望重的刘曾复先生在一个极好的六人访谈里(http://www.dongdongqiang.com/xqew/1771.htm)说的,另一个是现在据说不太好进去走动了的(校友卡的第一项功能有谁试验过了么?)PKU的党委书记闵维方在一个“在线交流”里说的。后面一个的题目大,但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我想应该也就是把担水劈柴打酱油之类的事都做了,然后扇风、点火、添油、加醋,一通折腾而已,只不过要说做出来的味道,就各自不一样,而各人的口味也许也是不太一样的。 

---------------------------------- 
王晓峰:听说后来有很多人要跟她学余派的《法场换子》,按理说这可是她跟余先生学过的,而且是独家秘本,可是她仍然是谁都不教。 

刘曾复:据说余先生对孟小冬有个规定,凡自己没有演过的戏不许教人,所以她不能违背老师的教诲。而这出《换子》是孟小冬先生说好要在老师的60大寿时再演出,作为送给老师的寿礼。由于余先生早逝,这个愿望无法实现了,我认为这充分说明了孟小冬先生对艺术的严肃态度。我们学戏不但要学会唱念,还特别讲究要见胡琴,见台毯,见锣鼓,见观众,才能说完成学戏的整个过程,她没有演过,没有见台毯,见观众,就只是一出半成品,怎么能够教人呢?当然,这出戏没有从孟先生那里传承下来有些遗憾,但是她保证了余派艺术的完美形象,应该说是更大的贡献。 

—————————————————————————— 
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与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里,闵维方提了一条修改意见,认为在文件当中一定要明确提出绝不允许教师利用课堂散布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言论,这一条在实际工作中正确把握和妥善处理问题,都有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 

闵维方表示课堂是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的课堂,在课堂讲授的过程中一定要符合宪法规定的要求,一定要符合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这是宪法所规定的。北京大学是一个学术思想特别活跃的地方。学者和教师可以广泛的探讨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思想问题和理论问题。在研究上是没有禁区的,可以研究各种问题,但是在课堂讲授上是有禁区的。作为学者是自己在探讨问题,是在对真理进行探索。北大主张对真理的追求和探索,通过各种方式对各种问题进行探索。但是在课堂讲授的过程中,不能把探索过程中尚不成熟的东西拿到课堂中来。这是本着对于青年一代负责任,让他们得到的知识是得到实践检验的,符合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符合全国人民根本利益的知识。 

ps. 勿晓得ring mm还来伐,侬拉学堂额小姑娘老结棍格。

pps. 今儿个是著名的圣尼古拉节,也不知道我跟鞋里放胡萝卜稻草管不管用,我倒是挺希望被当成坏孩子卖去西班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