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做一件很操蛋的事情,就是那种荒谬至极却不得不做的事情,我都不好意思和人讲,只能偷偷摸摸的在学校里慢慢捣腾。最关键的是这件事情又不是耗时间能耗过去的,它看似不那么重要,但是还真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于是我不断的消极怠工,又不断的强迫自己集中精神,我有很多年没这么难受过了,一个人如果不能做有创造力的事情还真是难熬。

写到这里,为了引起共鸣,我觉得走向工作岗位的同学们应该就是我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有朝一日,这件事情顺利解决的时候,我要和麦朵一起回广西,回到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然后去东南亚,或者去拉萨去尼泊尔,反正也好久没旅行过了,到时我得好好地发泄一下。

为什么不能把时间直接调过去呢,黎明前还要做很操蛋的事情的感觉真是不爽阿。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