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是多麼天真的一個人,但是連我自己都想像不到竟然是這樣的黑暗。
已經不能單純地喜歡一個人了,大概。因為我總是想太多,太累。
大概也是因為這麼久了,還沒有機會為自己做些甚麼。
我對於這個犧牲自己的屬性,已經受夠了,受夠了,不要再來找我。

那個詞,無非就是[利用]。
我之所以可以對這個詞露出笑容,那是因為它無比地現實。

努力找回自己吧。為這個世界画圖,而不是為了任何一個人畫圖。
不要怪罪於我,因為我把愛全部給了自己的世界。

希望體力回復的時候,能是一個新的開始。而不是拖著各種人給與的累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