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很早以前,我刚开始上网的时候,泡一个足球论坛,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上网时间都在刷那儿,把所有的人都看得和自己的亲人一样。见的第一拨网友是他们,一起混了好几年。那时候觉得,不可能有离开论坛的这回事。
到04年,一部分开始涉足足彩,盘口、平半、水。尽可以,那部分“聪明人”认为所有的球赛都被赌球集团操控,但,另一部分人愿意做“傻子”成不成?不成,“聪明人”总要表示一下或许存在的智力优越感。
05年当然有很多事情,当然也有争执,但是没有特别大的不愉快。可是推杯换盏的朋友掐过,纵然网上再见,也少了原来的亲近。而且,好玩的人、喜欢的朋友逐渐沉底,换之以小团体的唧唧歪歪。
再到后来,满屏的炒股帖子,不着四六的得瑟。
从日日刷屏说废话,到渐渐潜水不发言,到每年交钱不发言,再到现在不交钱也不发言。

昨晚给妈妈打电话,说前段加班,十天累下了十多天的休假。
说到春节回家。
妈妈说因为重新规划城区、拓宽道路,我初中的学校、妈妈原来的单位都已经被拆掉。
竟然想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春节去叔叔家吃饭,每天都要经过。那么一大片地,已经全部拆掉推平,成为了一条路。
妈妈说上次回家,还只是在开始拆那个钢笔形状的楼,我低声补了一句:那是实验楼。
那个后面有一个小池塘,有一次生物实验,要解剖鱼,我担心塑料袋中的鱼死掉,去小池塘取水,结果装昏死的鱼一个打挺就逃走了。
教学楼二楼是我们教室,冬天的时候我们班的男生在隔壁班的门口细细地洒水,第二天滑倒了一个又一个人。下午自由活动时两个班在大操场狠打了一场雪战。
这一拆,拆掉了7岁到13岁记忆的落脚地。

再上上周,丢了一点东西。颓了几天。

不停地失去。

沮丧如何,伤心如何,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失去的。你还得往前走,还得给自己找点开心笑着走下去。

但是,偶尔叹口气总是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