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和部门女同事吃完米线往办公室走,突见一个身穿桔红色外套、笔直的牛仔裤(貌似短了一点,还好裤脚有少许须须搭到黑色皮鞋上,恰好在视觉上增加了裤子的长度)的男人,精神的在我们前面走。
庞太师!又名庞瓜!又名安排me!自封骚家帮帮主。就是眼前这个人。
尽管他在骚家帮聚会时很奔放,筷子从头到尾不得放同时兼顾喝酒、骂人,但是在单位老是要装B,每次见到他如果不是在打电话,肯定就假装和你不熟,瞟一眼嘴巴一扁:“又吃票子,狗的!”然后飘走……
介于此,我通常不咋甩他。
但这天意外发生了。对于眼前这个男人,身边的女同事突然发出感叹……

“健哥穿的是NAUTICA!有钱哦!”
(她不晓得他的NAUTICA代言人索,衣服裤儿基本都是这个牌子。)
“每次看到他都穿得多伸抖的,简直就是帅小伙!衣服裤儿都笔直!”
(她不晓得他每天都要熨衣服,老婆赶他走他收拾包包还不忘拿熨斗。)
“他是不是健身哦?倒三角得嘛,我就喜欢这种肌肉男!”
(她不晓得骚家帮天天洗刷他脑壳小身身大,像逗上切的。)

O!OO!OOO!
这个是我当时的嘴形。
因为只要一提到帮主,骚家帮每个成员嘴巴里面说出来的,几乎没有好话,包括他的老婆。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有一天,我和部门女同事吃完米线往办公室走,突见一个身穿桔红色外套、笔直的牛仔裤(貌似短了一点,还好裤脚有少许须须搭到黑色皮鞋上,恰好在视觉上增加了裤子的长度)的男人,精神的在我们前面走。

庞太师!又名庞瓜!又名安排me!自封骚家帮帮主。就是眼前这个人。

尽管他在骚家帮聚会时很奔放,筷子从头到尾不得放同时兼顾喝酒、骂人,但是在单位老是要装B,每次见到他如果不是在打电话,肯定就假装和你不熟,瞟一眼嘴巴一扁:“又吃票子,狗的!”然后飘走……

介于此,我通常不咋甩他。

但这天意外发生了。对于眼前这个男人,身边的女同事突然发出感叹……

 

“健哥穿的是NAUTICA!有钱哦!”

(她不晓得他的NAUTICA代言人索,衣服裤儿基本都是这个牌子。)

“每次看到他都穿得多伸抖的,简直就是帅小伙!衣服裤儿都笔直!”

(她不晓得他每天都要熨衣服,老婆赶他走他收拾包包还不忘拿熨斗。)

“他是不是健身哦?倒三角得嘛,我就喜欢这种肌肉男!”

(她不晓得骚家帮天天洗刷他脑壳小身身大,像逗上切的。)

 

O!OO!OOO!

这个是我当时的嘴形。

因为只要一提到帮主,骚家帮每个成员嘴巴里面说出来的,几乎没有好话,包括他的老婆。

帮主夫人是个性情中人,对于她面前这个男人,经典动作有几个。一是怜爱的看着帮主摇起脑壳又笑又气的说:等于我的钱就不是我们家的钱了索?你摸一百块出来嘛!二是一秒钟前还摸了一张好牌高兴的跳,一秒钟后电话接通了就在甩牌,你日妈说不说你在哪里?给老子说!三是突然抓起包包甩下喝多了站不稳的男人冲出切,突然又冲回来指到鼻子,离婚!对方没有反应突然两耳死甩过切,转身又冲出切了。

 

所以听到如此充满了崇拜之情,甚至有一点小春心的话,OH,MY GOD!我不得不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我们的班主,但是真的没有看出来他哪点那么诱人……难道帮主真的如传说中的一样,是只好鸭?

 

所以现在要解释一下为什么骚家帮的人要那样恶毒的、不怀好意的诋毁我面前这个帅气的帮主!可能只能没有条理的用独立的段子来写了,因为晚上我要去看郭德纲,他的相声也只能是一段一段的。

 

1、讨打篇

帮主打电话,永远不变:“在哪儿喃?”“好久安排me?”“锤子!那么鸡巴难吃,换一家!”“我觉得不行!”

请用一个男人的牙尖腔,还有拖长音来读。相当讨打!

安排me是帮主发明的,他经常发明新词,用粤语、各种地方口音的英文、普通话串起,比如“高卡米”——“交给我”,“昆夫”——“功夫”,“米卢”——“菜单”(MENU,帮主的英文发音)

言归正传,“安排me”,就是请他吃饭。最贱之处在于,他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场景之下,没有任何理由和前兆的,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好久安排他。最初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说:“为啥子喃?!”他总要找理由:上盘欠我的(其实根本没有上盘);为了营养(他要营养关我们一分钱事);补偿我;报答我……现在每个人听到这句话,直接甩声:瓜PI!了事。但帮主还是会将他这个传统继续发扬光大。

 

2、爱财篇

大家在一起吃饭,都要轮流给钱三。帮主永远选择躲,如果躲不过了,也绝不会带钱,看一眼帮主夫人,喊:你给!

他不是没有钱,也不是不给钱,但是他就是不能经历把钱从自己钱包里面掏出来,给别人那个过程,这会要了他的命!

之前帮主有一招,中午吃饭,一起出去,他永远不带超过20块钱。如果要请,也可,20块钱以内吃面。作为一个男人,不管对女人、对男人都如此,而且他真的可以说出:“没有钱!真的!只有20!拿去!”这种话,细节就不赘述了。

帮主夫人说,为了节约钱,为了让事情发生得那么自然,每次帮主夫人都要劝他:你拿几百块装到身上嘛!帮主总会拒绝:不!存起!

第一篇中写到的那晚,在川师大JB酒吧耍有一个小事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证实帮主对钱的态度。那晚帮主是喝多了,但他对钱的意识还是清楚的,有个人欠他钱非要让他请客不然要推迟还钱,帮主一算:狗的,反正很久没请客了,干脆甩1000块钱出来,又请了,又可以拿回十倍的欠款,下次他们喊我请老子还可以说请了。虽然有此打算,但帮主依然负隅顽抗,直到帮主夫人看不下去了耍了一千块出来。

看到十张票子,帮主的心都要碎了,一时间百感交集,但同时最重要的一点,担心人多手杂,包包浅,等下掉了划不来,转手就拿给旁边没喝多的小王子揣起。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晓得,喊小妹妹陪酒喝,一切都是帮主在给老板沟兑。开始我一直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积极,后来他坐在我身边带着醉意挤了挤眼睛说:“都让我谈,显示我是帮主,钱我来给,显示我有钱!”

那一瞬间,我真的雷晕了。强人!

五分钟后,生意谈妥,让小王子摸钱出来。小王子摸了两百块,递给帮主,只见帮主右手接过钱,突然往后伸,想把钱揣进自己牛仔裤的后包里,但因为实在喝太多了,就见他在右边屁股和大腿上磨了四五下,然后递给了老板。

所有人哗然,我们懂他!这个动作,是在告诉老板——钱,是我给的!有钱的我!

     3、青春篇

按帮主夫人的话说,帮主是永远没有长大的——国际讨打星,因为他之讨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此话怎讲?其实除了对钱扣点,帮主倒是个可爱的真实的人。

自从自封帮主之后,对这个地位他相当之在乎。有次兵哥无意中说了句要当副帮主,帮主的酒一下就醒了,悄悄对帮主夫人说:他想篡权?等我70岁再说!

我侄女用英文问他:What’s your name?

                      What’s my name?哈哈哈My name is 帮居(他的粤语)

帮主酒量了得,爱酒如命,又爱装神。想喝得慌啊,又怕帮主夫人骂。很纠结间,帮主想了一个办法,频频挑拨旁人敬他酒,他端起酒杯心头高兴表面痛苦:“不想喝!哎,太胀了,喝不下!”眼睛一直瞟帮主夫人,直到帮主夫人已经看不下切了,把筷子一甩:“哎呀,哪儿那么多废话,一口喝了嘛!”他还稳得起,还要叫几声,然后一仰头,痛快下肚!爽了!

据称,可能是因为练习健身的缘故,帮主喝醉了酒,把衣服裤儿全部脱光,先是对到宜家买的几个亮肌肉小人,摆出各种鼓肌肉的动作,然后在家头地上、床上不停的劈叉。最毒的是,必须请帮主夫人参观,且拿起手机、摄像机录相……其实如果有十多二十分钟还是多好耍的,但是没完没了,帮主夫人要睡了,拖起来,继续录!

 

这就是那个,方正的上半身上,逗了一个小脑壳,为了钱、饭、酒,眼睛骨碌碌转的骚家帮第一任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