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人写邮件的时候说我也可以翻译其他的文章。
想到她之前写的那篇changling我还没看,但是老长的一篇,看起来好像很痛苦。
也许一边翻一边看会感觉好很多……动力…………

所以……我也抽时间翻一下这一篇吧,整整20章啊吐血……
反正lights of gotham没有更新——

以下原文地址:
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61307.html

授权前面几篇有,不重复贴了——

——————

Chapter 1: Part I

作者的话:好的,咱说好的。这是我最近的一个计划:一个中篇的AU故事,大约是从《The Red Hood: Lost Days*》#1开始(*红头罩:迷失岁月,可以找到汉化来看哦。),不过之后的发展就完全不一样了。基本的想法是,假设塔利亚把杰森推进lazarus池子让他恢复神智的时候,正巧拉萨格尔这时在其他的地方,于是我们的男孩能够先自由地行动一阵子。关于年龄设定,因为漫画里面的年龄设定总是很模糊不清的,于是我大致上设定杰森是在15岁的时候死掉,然后他现在大约是18岁半左右,后半段剧情则是19岁这样。其他的角色,我会在他们之后出场的时候再详细说下他的年龄设定。然后,和往常一样,请欣赏和给点评论吧!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杰森最初感觉到的,是一阵迷雾被吸入肺部,引起了一阵强烈的灼烧感。他的神智清醒了过来,几乎可以说是过度清醒。每一根神经都像是被火烤一般。他似乎听到什么人在尖叫,但是那不可能是他。肯定不是。尖叫需要空气,而他没有。

他正在溺水。

思考,脑中一个声音如此要求道。冷静下来,思考。你并没有被困住。你没有被埋起来。周围只是些液体,你能感觉到痛,而痛觉是神经的尖叫。如果神经还有空能尖叫的话,那你还暂时不会死。你做得到的。你能够逃出这里。

杰森努力地趟过周围的液体,直到他的手脚碰到了一块斜坡。然后他四肢并用地爬了上来,暂时还无法肯定双腿是否能支撑他全部的体重。不停地咳嗽着,尽力吐出所有他身体里的那种奇怪液体。这些举动几乎透支了他所有的体力。然后杰森仰面朝天地倒在池边的浅滩上,闭上了一会眼睛。

他听到四周有许多声音。大多数是些男性在说一种他无法辨认出来的语言。但是他能够清晰地听到刀剑出鞘的嘶嘶声,以及枪械上膛的声响。他还在竭力搜刮体内残存的力量,不过发现完全不够他用来逃命。大部分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但是其中最轻的一双脚仍然在朝他走来,直到停在他跟前,并在他身边跪了下来。一块湿冷的布料贴在他额头上,他努力挣开双眼,仅仅是模糊地看到一个女人弯腰跪在他面前。

“安静,孩子。你现在很安全,没有什么好怕的。”

不管那个带点口音的声音听上去多温柔,杰森还是止不住他的恐惧。他经常处于一种恐惧中,一阵阵心慌和作呕感,但是却无法止住这种感觉。女人柔软的手掌抚上他的双眼,然后他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他连地狱都去逛过一圈了。难倒还能有更可怕的东西吗?

杰森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身上干干净净而且舒适,最让人惊讶的是,他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疼痛。眨了几下眼睛,然后他开始盯着这个陌生房间的天花板看了一会,然后他稍稍转动了下脑袋,看着房间里打开的窗户,窗外的景色一样的陌生。他不在韦恩大宅。事实是,他甚至不确定他是否还在美国。估计不是,那些男人说的语言应该算是种提示。

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他还没做好甩开被子藏起来或者做好应付袭击的准备。不过开门的只是一名男子,似乎是个佣人,穿着中东特色的外衣,举着托盘,上面放着毛巾和脸盆和一壶水。当他看见杰森已经醒来并坐起来的时候,佣人礼貌地鞠了一躬,说了一些话——他总算听出来这是种阿拉伯方言了——然后把托盘放在门边的桌子上之后就离开了。杰森完全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走到脸盆旁边,往脸上泼了点水。当他抬头的时候,面前镜子里的景象彻底吓到了他。

镜中的看着自己的脸即可以说熟悉的不得了,但是同时,又让他觉得完全的陌生。他长大了一点,但是他说不准长大了多少。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10年。他只记得一些碎片和闪回;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疗养所,露宿街头。任何一种都能对他造成足够的影响让他的年龄难以揣测。而从他幼年起就伴随着的营养不良,可能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但是其他一些事情则让他显得早熟。他头发里面那些白色真的是白发吗?

门被第二次打开,他紧绷起身子,但是这次进来的只是个女人。就是当时在池子边上的女人,那个让他同时感受到了安心和不安的女人。

“塔利亚?”他听到自己的粗哑的嗓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她歪了歪头。“杰森,很高兴经过这么长时间终于听到你的声音了。你感觉怎么样?”

“我的……”他尝试着再次开口,但是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还是非常不对劲。

“过去三年里你一句话也没说过。”她同情地说道,“但是现在你真正地活过来了。你的声带会慢慢适应过来的,不过你现在不用急着说话。”

他愣住了。3年。也就是说自从小丑……被困在废旧仓库里面的记忆瞬间冲刷过他的大脑,然后杰森发现自己猛地抓住了桌子边缘,支撑着自己,拼命压抑着呕吐的冲动。塔利亚按着他的肩膀,温柔地扶他走回床上,让他重新躺下。

“多休息一会吧。”她一边给他盖上被子,一边忠告道。“我父亲不在,所以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父亲?哦,对,拉萨格尔。但是这话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些记忆。他突然坐起来,在塔利亚离开之前抓住了她的胳膊。

“布鲁斯!”

她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冷静地转过身。塔利亚重新走到他身边,然后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微笑。

“休息吧,杰森。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想要相信她,但是他能感受到胃部一阵下沉感,告诉他这并不容易。不管怎么说,上一个对他说这话的人,正是他的生母,而后来……他暂时不愿去想这些事情。如果沉睡能够阻止他接着胡思乱想的话,那他就不如睡下,一直睡到再也无法沉睡为止吧。

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古董时钟,显示为6点15分。但是杰森不知道到底是早上还是晚上。他甚至不知道现在是否和他睡下去的时候是同一天。或者他整整昏睡过了24小时。他的生物钟彻底没在运作。脸盆里面的水在他睡下的时候已经更换过了。杰森洗了把脸后,打开了房门,朝门外长廊张望了几下。这座宅子被布置成非常豪华的中东风格。尽管建筑风格非常复古,但是骗不了他那双久经训练的眼睛。他在长廊的每个角落都找到了隐藏的摄像头。就算房间里面有监听器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他跨出房门的时候,正好塔利亚从另一端的楼梯口走了上来。她身边跟着的一个黑皮肤男人可能对杰森抱有怀疑,但是他仍然保持着脸上自然的神情。塔利亚自己则在看到他的时候就抬起了头。

“晚上好。”她微笑。啊,看来现在是晚上好的6点15分了,很好。“我正想要给你带点晚饭上来,但是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和我下楼一起吃。我想你在上面一定呆腻了。”

她在努力表现的很友善,杰森意识到,但是有点努力过了头,反而让他觉得更值得怀疑。拉萨格尔可能是蝙蝠侠的最……可敬的一个对手,如果可敬这个词确实可以用在他们的对手资料库里面的话。但是他和他女儿从来不做没好处的事情。如果塔利亚·阿尔格尔对他这么好,那他毫不怀疑这一定是别有用心的。杰森直视着她的双眼。

“布鲁斯知道我在这里吗?”他直接地问道。

塔利亚身边的保镖抬起一条眉毛,看了她一眼,但塔利亚无视于他。“他不知道。请原谅我,杰森。我一直被其他事缠身,至今没有机会去联系他。不过不必担心,我会联系他的。现在,来和我们吃饭吧。”

虽然没有食欲,但是他还是跟了上去。至少这是一个可以更好地观察这座宅邸的机会,他也能更加了解关押他的人。杰森希望塔利亚真的是像她所说的那样忘记联系布鲁斯了,尽管他明白这种想法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天真。

之后的每一天,杰森一见到她,就会问同一个问题:

“布鲁斯什么时候来?他知道我在这里吗?”

而每一次,他都会得到一连串的借口:她忘记了,或者她需要专注于不让她父亲知道她所做的事情,或者更直接的,她在忙其他事情。

不需多久,杰森就肯定了他一开始的揣测:他被监禁着。而且不是一个人质,因为他坚信,如果布鲁斯知道他还活着的话,他现在早就该回到高谭的家中了。但是他不知道塔利亚究竟想要干什么,为何她要将他软禁在这个地方,还表现地毫无目的。当然杰森也不关心她究竟想要干什么,他没必要知道塔利亚的计划,他只需要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就行了。

一天,在他回复神智之后6个月不到的时候,他试图逃离这个地方。

不过他在离那座宅邸还不到半里的地方就被塔利亚的人抓住了。不过至少需要6个全副武装的刺客才把他抓了回去,这一点还是让杰森稍微感到有点骄傲的。当然,这整个逃跑被抓的经历还是让他感到恼怒和精疲力竭。除了他自己逃跑时弄出来的那些擦伤以外,那些刺客并没有伤到他。在被带回他自己的房间之后,他完全无事可做,只能闷头大睡。

第二天早上,塔利亚对此不置一词。关于布鲁斯的问答本已变成了早餐时的日常。但是现在,杰森已经没有心情再和她玩那一套了。

“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爸我在哪里?以及我还活着的事。”

他不知道他为何会这么说,这让他回想起,在他刚复活时的那些微弱记忆中,他就曾向一个医护人员坦言,他一直在询问的那个男人就是他的父亲。不管当时还是现在,他对此都非常确认。塔利亚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

“我的父亲……”

“我不在乎你父亲怎么样!我只关心我自己的!”杰森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木头桌子上。“为什么你不肯告诉他?为什么你就只是……把我关在这里?为什么!?”

She was quiet for a full minute before she finally spoke. “After your... your murder, Bruce was in a terrible place. For a log time I was not at all certain it would not end badly for him...”
她沉默了整整一分钟,然后她开口了。“在你……被谋杀之后。布鲁斯一直处于一个很糟糕的状态中。有一段时间里我甚至无法肯定他会不会就这么完了……”

他没有去在意塔利亚的遣词用句*,但是关于布鲁斯的那些说辞着实让他的心纠结了一下。“但是他现在没事了,对吧?”
(He wasn't even phased by the revelation that Talia had them watched,不确定)

她的嘴角浅浅地上扬了一下。“正如你预料的,但是……高谭仍然有些状况。我不希望带给他更多的麻烦了。”

“但是假如我能够和他说话的话……”

他一直以来都把这些想法藏在心底,但是现在既然都挑明了,他也就不再压抑了。杰森一直无法不去这么想,他复活后伴随着可怕而扭曲的命运在高谭待了2年,怎么可能一次都没有和蝙蝠侠碰到过。现在他终于清醒了,并且意识到,他一直被关在几乎是地球的另外一边的充满了敌人的屋子里,而布鲁斯根本不知道他的复活。所以现在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

“你不打算让我回去,是吗?”他的声音中毫无感情。

塔利亚什么也没说。她也不必说什么。她只是又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她的茶。

之后事情就越来越不一样了。杰森变得越来越疏远,越来越冷淡和缺乏感情。他的食量也逐渐减少,每天都变得更虚弱和苍白。他几乎觉得自己又要变回之前那种彻底对外界没有知觉的状态了,而且他也乐意变成那样。至少那样他不会再这么难受。

只有在每晚阖上眼睛之前的短暂时刻,他才允许自己遐想。他回想着他过去的生活,所有和蝙蝠侠一起,或者和其他少年泰坦成员一起时的冒险。他想念阿尔弗雷德和他做的茶饼,那比他在这座监狱里面吃的任何一种中东风味的食物都要好。他也想念迪克,最接近于他的兄长的存在,尽管他们大多数时候并不在一起。但是在陷入睡梦之前,他思念的最多的,始终是布鲁斯。

在他那一次逃跑尝试之后,塔利亚就懒得再装出那种他还有机会回家的样子了,而他也懒得再和她交谈。杰森也许再也没法离开那间已经变成他的牢房的房间了,只不过卫生间是独立配备在走廊外面的而已。不过早年在高谭还有和布鲁斯一起时的生活让他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他起得很早,在他半睡半醒地去上厕所的时候,才走到一半,他听到楼下传来一些声音。他从楼梯扶手上方看下去,看到一伙新来的人,正被带领着走进门口。

虽然他还睡眼惺忪,但是杰森可以发誓,他在那群人中,看到了一个孩子。

下一章
————————

下面是我的吐槽:
塔利亚姐姐你太不厚道啊——————放杰森回家啦——!!
这太悲摧了!!!!
趁自己爸爸不在,也趁杰森的爸爸不知道,居然金屋藏少年……这实在是……好羡慕………咳咳,实在是天理不容啊!!

下一集达米安要出场了。
于是之后咱们能看到杰森和达米安的兄弟组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