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神论者的祈祷

◇韦白

 

我祈祷,我能信一点什么,

每当巨大的空虚袭来时,

我能使心中的惊慌降低到

一个庸常之人可以忍受的程度。

 

我祈祷,这黑夜不要黑透,

哪怕只保持最低的能见度,

至少要让在黑暗中盲目运动的

生灵,保有最低程度的方向感。

 

我祈祷,医院门前的那个烧伤的

女孩,伤口不要那么红,

她压抑的哭泣,不要通过扬声器

变成模式化的职业化的乞讨声。

 

我祈祷,在酷暑中擦皮鞋的,

不是那个垂暮之年的老妇;

在网吧里玩着杀人游戏的,

不是那个单亲家庭的无辜的少年。

 

我祈祷,这个被速度逼疯的世界,

慢一点,再慢一点,在它狂奔的

路上,一颗颗柔软的心

已被瞬间窜改成一件件抛光的冷金属。

 

我祈祷,我的知识顷刻成灰,

我的雄心全部熄灭,我的诗

是一堵透明的墙,世间所有的蚊蚋

都撞在上面,知道它存在而又看不见它。

 

2015-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