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我确定了继当包租婆之后的一个新理想,那就是环游世界。

[img]http://node3.foto.ycstatic.com/201006/16/0/28661648.jpg[/img]

两个月前,冰岛火山爆发。我从来不曾想过这事儿对我会有什么影响,就好像这阵子的墨西哥湾原油泄漏、日本首相换人、希腊评级降到垃圾级一样,别人闹得再欢腾,也是别人的事情。不过,某些齿轮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一环接一环悄悄地开始转动了。

冰岛火山爆发,火山灰漫天飞,苦了那些来往欧陆上空的飞机。其中就包括一条迪拜至汉堡的航线,不得已取消了航班。
而航班的取消,自然要让许多人的旅行成为泡影。其中就包括由世博会汉堡案例馆组织的第一个上海媒体考察团。
其实,这个考察团的行程也算不上取消,只是延后了近两个月。但团里的有一位记者,偏偏在两个月之后安排了手术。
据说,是个小手术,而且行程再度开始时,手术已经完成了。不过,上飞机最好身上不要带伤口。于是,组织方只能换人。
这位记者来自新浪网,那么换的话也得换成一家网络媒体。因此组织方决定将原本定于九月随第二批考察团的腾讯网提前。
组织方的美女公关便将邀请告知俺们的组长,杯具的是,俺们组长没有护照。而一周之后就要去德国领事馆申请签证,只能让有护照的人顶上。
于是,这个机会就落在了本人头上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我坐在我的小本面前,准备给大家开8我的汉堡行纪。而离开旅游报的时候,我真没想到我还会有因公出国的机会。

我想就这就是所谓蝴蝶效应。当然,源起的是远比蝴蝶扇动翅膀大得多的动静,它奇妙地、促成了我一次意想不到的欧洲之旅。
从今天起,我确定了继当包租婆之后的一个新理想,那就是环游世界。
或许此时,又一只蝴蝶,已经开始轻轻扇动翅膀。

汉堡中央火车站
image

汉堡市街头
image

汉堡市市政厅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