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季业一起吃饭,发现他竟是个古诗爱好者。格律、平仄,说起来头头是道。他喜欢王维,李商隐,当然,也喜欢李杜。
那天聊完,已经半夜两点。刚到住处,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打开,是季业写的一首五言律诗:

九月

独坐西风至,萧萧叶欲疏。
端居秋了了,客子意何如?
涉月足音冷,拂琴鹤影孤。
池鱼久相忆,回首即江湖。

看看,就睡了。
不想,后半夜突然醒来,竟睡不着了。于是步季业诗的韵,和了一首,也敲在手机里:

酒热周公至,沉沉呓自疏。
三生春了了,四壁夜何如?
月下红绳冷,床头背影孤。
此情总相忆,天明即江湖。

(原来颈联的下联为:窗前背影孤,后来觉得改“窗前”为床头,更合我的心意。)
昨天晚上见到季业,他说我是荣格所说的“内向情感型”的人,这结论是从我给他的应答诗里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