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等也像如今那些在百度贴吧里对着棒子偶像定理参拜的云们,在十年前刚刚能上网时,跑到偶像的专属网站上,祝愿EMI百代早日关张,以泄其对偶像的非分待遇。昨天的消息,EMI终于熬不住了,甩手中国市场,收了郑中基老爸的钞票,没有亏多少,也没有赚多少地滚回英国老家去了。这算是唱片业日薄西山的表现,可是音乐产业不会死掉——我一天之内要给那个铃声要我命的部长打十通电话,每次响起那个狗屎一样的《月亮之上》,我就在想,那个扯喉咙的组合又赚进了多少银子呢?
■于是粗略地算了一下自己的唱片账,98年时年花费在三千元以上(恰好那时国际唱片巨头们狂买本土唱片公司进入华语市场),2000年时达到顶峰,花销达到近万。如果当年把这些塑料片片换成去买房子,早就升值五倍以上。这一柜子的唱片却保不了值。
■而今年截止到现在,竟然一张唱片没买,连D版都懒得买,如我等末世还奉行唱片才是最忠实记录载体的人等,都懒得再买一张唱片,那个属于塑料片的音乐时代,已然开始灭亡。
■那么,我们还是听音乐,忘记唱片吧。华纳或是SONY或是宝记,你们在中国的死期也不远了。
image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