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管家写的抱抱小剧场!
十分的油菜!!
原地址在这里,管家最近在练笔大家可以去蹲点哈哈
http://linlang.xhblog.com/archives/2010/463604.shtml

===========俺是复制分界线=============== 


问君归期未有期,大漠炊烟燎寒饥。
奈何君子远庖厨,唯见大漠炊烟直。

image

      

裹紧皮袄,御不凡无奈的改写自己原本文雅风趣的诗号,丝毫不担心在这寂静的荒漠里,是否略显大声。“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在此愚蠢的挨饿……”

  

重伤尚未痊愈的自己拗不过那人的执着,自从来到大漠,始终让他照顾一日三餐。虽说可以多多休息,但却委屈了自己的脾胃。回想这一路,远离了中原的纷争与背叛,强压下躁动的心情出走避世,若是今夜饿死在沙漠里,那真是……太木面子了……

  

沙地上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接着飘来一阵毫不意外的焦糊肉香。所谓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御不凡折扇一挥,慢慢转过身来。“这位大厨,今天的菜色……你!你这是!”

  

“你的烤肉。”“大厨”迈着自己的步调,搬来一只烤野味。利索的撕下以一块腿肉。

  

蓝衣书生呆在当场,夜色掩盖了他的脸色。“你!你你……我,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种用餐癖好。”

  

“恩?”漠刀绝尘略有些发窘。“什么意思。”

 

“绝尘。你的衣服呢?”

 

“烧了。”

 

“啥?”

 

刀者毫不在意如此“坦诚相见”,一切如常的走过来,在御不凡身旁的皮草垫子上坐下。身上不但没有烧灼的痕迹,反而透着潮气。

 

半个时辰前,漠刀猎到一只羚羊。放血、剥皮、架上火烤。生于荒漠边陲,吃喝从不讲究。去到中原的日子里,拜御不凡所赐,倒也尝过不少美味珍馐。然而那些精巧雅致的菜色,总不及大口吃肉,大口饮酒来得痛快与饱足。身为一族继承人,亲自烹食的机会是少了点,但也不至于太差吧。

 

“炙烤之火不宜过旺。”想起那人的嘱咐,漠刀拨弄了下篝火。火势渐小。

 

世上难事,不过专注。刀者相信以自己多年习刀的那份用心,烤出一顿美味只是早晚之事。于是将刀插上沙地,择一上风处盘腿坐下,仔细的盯着眼前的烤羊。不久,风沙弥散开一阵肉香以及些微焦煳……

 

“恩?”不会吧。此次的火温拿捏不差啊。

 

漠刀拿起串着羊腿的木枝,正要翻个面,咔的一声,不堪火烤的木枝被烧断了!多年习武的身手正好有了用武之地——刀者瞬时反掌,以迅雷不及之势稳稳接住了烤得差不多的食物。

 

恩。很烫手。

 

漠刀默默的检视着手中的烤肉。这可以吃了。奇怪。为何还有煳味。

 

低头再一看,火苗顺着袖角迅速蔓延而上。“恩?”

 

未曾多想,保住烤羊腿为要。漠刀绝尘胡乱的用另一只手拍打自己的衣袖,谁知不但未曾扑灭,火星更是爬到了另一只袖子。“可恶!”

 

危急时刻,漠刀绝尘无奈的高举烤羊。紫芒乍现,刀龙开眼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御不凡艰难的止住笑。“所以。咳。你为了这顿……烧了衣服……”

 

漠刀一言不发的喝着酒。

 

“为了灭火。你还弄来天降甘露?”

 

刀者干咳一声。“你到底要不要吃。”

 

“像我这么识好歹的人,怎么能浪费如此代价不菲的食物哈哈哈。”

 

决定不去理会对方的打趣。漠刀继续喝酒。忽然,一件厚重的皮袄罩了过来。

 

吃饭八分饱。御不凡斯文的擦去指尖的油腻。折扇轻摇。“色泽较之前大有进步。香料的把握还要加强练习。至于味道嘛……路漫漫其修远兮……孺子可教,再接再励。”

 

漠刀也吃得差不多,抹把嘴,豪爽的伸过胳膊,将对方揽进皮袄。“我不想再照顾病人。”

 

“喂喂喂。现在脱光光的是你。要生病也是你不是我。”御不凡从不口上落下风。“两个大男人这么搂着太恶心了。”

 

“恩。”

 

“恩什么?”

 

“很恶心。”

 

“漠刀绝尘!”

 

“麦乱动,风进来了。”

 

“败给你了……”

 

 

不久之后,路经沙漠的旅人意外的发现了一块绿洲。有传言说,某个晴朗的夜晚,地上升起一条紫色的神龙,直冲天际。神龙引来天雨,灌溉了干涸的大地。

 

image

=================================

是说果然是温饱思X欲啊
==============
背景乐更换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