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贴旧文,大人可点击“阅读”全文 或走
晋江连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12757

第二十一章 杀人

错综复杂的甬道通向另一个监牢,里面骈肩杂遝地关着十几个人,牢房用特制地陨铁打造了栅栏和牢门,外面加固了重重的铁锁。黑黑的牢房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却隐约可见墙上还挂着一些兵器,里面的人三三两两地蹲坐在地上,看见大蛇丸和雪站在牢门外,有的抬起头看看,有的则毫不在意,从他们消瘦的脸颊和空洞的眼神中,雪明白他们也是大蛇丸的实验体。 大蛇丸拿出钥匙打开牢门,一把把雪推了进去,当雪正把着栏杆不解大人意欲何为的时候,大蛇丸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把一瓶药粉全部倒在雪的身上,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12757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胜利的微笑,他终于把她变成了和他一样的凶手。



第二十一章  杀人

错综复杂的甬道通向另一个监牢,里面骈肩杂遝地关着十几个人,牢房用特制地陨铁打造了栅栏和牢门,外面加固了重重的铁锁。黑黑的牢房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却隐约可见墙上还挂着一些兵器,里面的人三三两两地蹲坐在地上,看见大蛇丸和雪站在牢门外,有的抬起头看看,有的则毫不在意,从他们消瘦的脸颊和空洞的眼神中,雪明白他们也是大蛇丸的实验体。
大蛇丸拿出钥匙打开牢门,一把把雪推了进去,当雪正把着栏杆不解大人意欲何为的时候,大蛇丸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把一瓶药粉全部倒在雪的身上,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
雪正不知所措之时,她发现那些原本颓靡地坐在地上的实验体,眼神中忽然充满了光采,一个个站了起来。大蛇丸冷酷的声音从牢外传来,“这些实验体经过了特殊训练,一旦闻到了某种气味,就可以刺激他们的雄性荷尔蒙,发挥全部的战斗体能,不死不休。”
在雪还没有来得及惊讶的时候,一个实验体已经挥舞着长刀向她袭来,她闪身躲过,正思虑如何应对眼前的难题时,大蛇丸又在牢外冷言道,“对了,幻术对他们不起作用。”
雪心里的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她明白大蛇丸就是要她做的——就是杀人。
仅此而已。

敌人的长刀继续攻击星野雪的要害,她立即用风魔手里剑防御,然而比起刚才训练场上的实验体,铁牢里的人数量上虽然不及,但行动却更为敏捷与迅速,使用的忍术和体术也很有章法,显然原本是训练有素的忍者。
数个回合之后,几名忍者已经被她的利刃所伤,却似乎完全感受不到伤痛,更加疯狂地对她发动攻击,大蛇丸倒在她身上的粉末,随着战斗时体温的上升和气味在空气中的散播,更加刺激了这些实验体的雄性荷尔蒙,激发了他们的战斗欲望;仅仅将他们击倒完全无济于事,他们会迅速地爬起来继续战斗,一些人已经明显的失血过多却依然持续战斗直到倒下,雪明白让他们停止战斗的唯一方式,就是将他们杀死。
这群实验体将她团团围住,轮番攻击让她就快让无法招架,刚才被大蛇丸抽打过的小腿也隐约作痛。雪意识到自己一人抵抗多人的进攻太过吃力,心念一转立刻使用了“影分身术”,顿时变作两个她抵挡敌人的攻势。一个雪让风魔手里剑飞旋出凌厉的圆弧击倒一些稍逊的对手,另一个则把长剑挥向围堵她的敌人。
风魔手里剑的所到之处有些实验体反应不急,一人的手臂被切了下来,血肉横飞的场面让雪稍愣了一下,战斗的残酷赫然展现在她面前,这种残酷来的迅雷不及掩耳;更令她惊悚的是,已经失去手臂的敌人并没有停止战斗,还继续挥舞着另一只手继续攻击她,却在几轮交战之后,血流不支而倒地。
她稍愣之际却让对手有了空隙结印,向她发动了土遁•土龙弹攻击,一片巨大的尘土从监牢中扬起,以蛟龙出海之势向她扑来,风魔手里剑被土龙弹卷走,雪急忙引灭一个分身向后退几步,右手持剑,左手迅速结印,流—圭—戌—垔,以风遁•风之伤之术令土龙转向反而向敌人袭去,一些查克拉较弱或已经负伤的实验体躲闪不及便被埋在土堆之下。

大蛇丸在牢外观察着战斗情形,不禁暗暗赞叹雪对忍术的精准掌握和在战斗中应变的天赋,可以用最少的查克拉创造最大的效力,她敏捷灵巧的动作也可以弥补女忍者天生在体力上的不足,独特的单手结印更是极少数忍者才能掌握的绝技。尽管他并不需要甚至不希望雪成为忍者,但也不忍心埋没她在忍术上的天赋,甚至庆幸自己在初遇时的决定,只是对浑然不觉,她一点一滴的成长带给他的一丝一缕的改变。

一番激战之后,地上已是一片尸体,仅剩下最强的四、五个实验体还在和雪缠斗,她此刻不愿细想自己已经杀死了多少人,只想尽快结束眼前的战斗。她小腿上被鞭打的伤口虽然并不深,但展开打斗后伤口不断撕裂,让她施展体术还是有所不便,而且不知是否因为伤口散发出的血腥味,似乎让剩下实验体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般变得异常勇猛。打斗的间隙,雪瞟了一眼牢笼外的大蛇丸,他一贯冷漠的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浅笑,想到他竟然用这样的方法逼迫自己杀人,雪不禁觉得背脊发凉。
一个实验体用天女散花的手法射出各种暗器攻向她的要害,雪的樱凝剑上聚拢起一股强烈的查克拉风弹开所有暗器。在对手尚未作出反应之际,她的长剑已经刺向敌人的心脏,对方堪堪闪过,同时,一旁的帮手迅速结印,一道庞大的土龙壁从地上矗立而起,将雪和剩余的实验体阻隔开来。雪的长剑贯入土壁,剑上强大的查克拉气旋将土壁粉碎,面对曝露出来的敌人她的长剑横扫将所有人打倒在地。
雪看着面前横七竖八的尸体,心中戚戚然,把长剑归于背后,转身向牢门走去。
突然,她觉得背后有阵恶风不善,显然有人发动攻击,她急转身后看见一个实验体拿着大刀向她砍来,他身后看似没有异常的空气中合起一道口子。
“哈哈哈”,实验体大笑:“这是双重土龙壁之术!”原来刚才的土壁后还有一道防护,但伪装成了环境色让人难以察觉。
雪未及拔剑,只有空手躲过他的刀,转到他身后时,她的双手十指上延伸出十柄查克拉刀,幽蓝的光芒划破敌人的后背,鲜血流出。但这点伤对已中了药粉的实验体完全没有影响,他的大刀回向雪的身体劈来,雪不敢与之硬碰,她知道这群实验体已经完全不知道痛楚是什么,只有继续闪躲,以伺回击的时机。
几番缠斗之后,雪左手的查克拉线缠住敌人的大刀,让他无法继续进攻,另一面她发出的苦无迅速切中他的手腕,没有手的人,又怎能再持刀?
但敌人仍然像疯了一样继续向她扑来,雪第一次面对这样玩命的敌人,她惊骇之余手指延伸出的查克拉刀直直地刺入敌人胸口才制止了他的进攻。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雪,像是难以置信面前的小女孩竟然可以结果他的性命,他企图用身体最后的力气再挣扎一下……
星野雪判断这被下药的实验体生命力有多强,而招式用老,她只有将已刺入敌人胸口的查克拉刀再深入一些,捣碎他的心脏,她觉得连她的手指都可以摸到敌人那软绵绵的心脏……
当确定面前的敌人已经死亡,她才抽出手臂,右手沾满的鲜血顺着手指滴落,原本素色的忍者战衣也浴满红色。

终于,牢里所有的人除了她都已倒下,这一次,是彻底的死亡,雪毫无胜利的快感,相反,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让她作呕。
大蛇丸打开牢门,走到神情有些呆滞的雪面前,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胜利的微笑,他终于把她变成了和他一样的凶手。他从一旁横七竖八的尸体中捡起一副粗笨的脚镣戴在了她的脚踝上。
雪任由大蛇丸对她进行处置,她知道这是他羞辱她的方式,让她明白她和那些刚才被自己杀死的实验体毫无区别。
胃里一股作呕的酸意涌上来,雪努力克制着,不让大蛇丸发现她杀人后的惶恐,她知道,那只会激起他更大的愤怒和摧毁她意志的念头。
大蛇丸看见她眼中燃烧的愤怒,没有流下的眼泪在指控他让她成为了凶手。然而他更明白,没有人会在有准备的时候杀人,她迟早都要过这一关。
他冷漠地看着她,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做得很好。”
雪没有回答,她明白这是他的嘲讽,嘲笑她无法挣脱他的掌控,她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憎恨大蛇丸,她转过身,想往刚才来的方向走回去。
“站住!”大蛇丸喝阻她,他不容许她违抗他的命令或表现她的不悦,她只是他的侍女,他的徒弟,她没有资格。
雪只有停住身子,等大蛇丸走到她前面,她才迈步跟着他走了出去。若手腕粗细的铁链还连着沉重的铁球让她只能在地上拖行,比她平日所戴的轻若无物的脚链走起来艰难万分;而大蛇丸走得颇为迅速,为了跟上他的步伐雪顾不得脚踝和腿上传来的痛楚,只能快速地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行走。她明白,这已是大蛇丸给予的最轻的惩罚和羞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