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女人的身躯啊,洁白的山峰,洁白的腿,
你像一个世界,躺着委身于我。
我粗壮的农夫的身体开垦你
并使儿子从大地深处坠地。

我仅仅是个通道,鸟儿们从我身上飞出,
夜用它压倒一切的力量淹没了我。
为生存下去我锻造你像锻造一支武器,
像我弓上的箭,像我弹弓上的石。

最猛烈的时刻来了!而我爱你。
你的肌肤,你的毛发,你的焦渴而坚实的乳房。
哦,那酒盅般的双乳!哦,那动情的双目。
哦,那玫瑰般的腹部!哦,你的喘气,低沉而又悲伤!
我的女人的身躯啊,我要你永远优美。
我的渴望,我的无边的欲望,我那来回摆动的道路。
我那永恒的焦渴流淌的黑色河床
和我那随之而来的疲倦,我的无限的疼痛。

沈睿 译

2

阳光用即将逝去的火焰将你遮笼。
你面色苍白、冥思苦索、忧心忡忡。
背向黄昏中古老的风车
它的绍膀在你的周围转动。

我的女友,沉默不语,
在这死亡的时刻孤孤零零
但又充满火的活力
将毁掉的日子纯洁地继承。

一束阳光落在你深色的衣裙。
突然从你的灵魂
长出黑夜的粗根,
你心中隐藏的事物重又表露
一个刚刚诞生、苍白、蓝色的村镇
便从你那里汲取养分。

啊,黑暗与光明交替的女仆,
伟大、丰满、像磁铁一样:
昂首挺立,使创造力如此兴旺——
落英缤纷又充满忧伤。

赵振江 译

       3

啊,一望无际的松林,涛声陪伴折断声,
光线缓缓地做着游戏,孤独陪伴着教堂,
霞光落进了,你的眼睛,可爱的小美人,
地上的长春花,大地在你心里歌唱!

河流在你心中歌唱:按照你的希望,
听凭你的要求,我的灵魂在水中荡漾。
请用你的希望之弓,为我指明路程,
我会在狂热中射出一束束飞快的箭。

围着我,让我看到了你朦胧的细腰,
无言的你催促着我那被追捕的时光,
是你用那碧玉般的胳膊,
留驻了我的亲吻,孕育了我对水的渴望。
啊,你那被爱情染了色的神秘声音
与暮色发生共鸣,令人闻之心也醉!
于是,在深夜里我就看到了
田野里的麦穗被清风的嘴巴吹弯了腰。

      4

在夏日的心脏里
一个布满风暴的早晨。

仿佛道别时挥动的白手帕,云彩在旅行,
风儿用它那游子的双手摇动着白云。

不知道有多少颗风儿的心脏,
在我们相爱的寂静里跳动。

心儿在林间像管弦乐神圣地嗡嗡响,
如同一个充满战争与歌声的舌簧。

风儿以神偷的方式卷走了枯枝败叶
迫使飞箭般的鸟群改道而去。

风儿用无泡沫的浪花和轻飘的物质
把枯枝败叶打落在地,堆成倾斜的火。
风儿停了,把密密的亲吻沉落下来
战败在夏风的大门口。

      5

如此你就听到
我说的话
时而微弱
象沙滩上海鸥的足迹。

项链,沉醉的钟声
从远处眺望我说的话。
更象是你的,而不是我的。
象常春藤爬上我旧日的苦难。

依旧爬上潮湿的墙壁。
你该挨骂,为你这种残忍的游戏。
他们逃出我黑暗的巢穴。
你充满一切,充满一切。

从前,他们占据你占有的岑寂,
他们比你更熟悉我的悲戚。

现在,我要他们告诉你,
要你听,要你听我细诉。

痛苦的风拖着他们,一如往日。
有时依然被梦寐的飓风打翻。
在我痛苦的声音里,你听到别的声音。

老迈的嘴在哀叹,陈旧的乞求在流血。
爱我,伴侣。别背弃我,跟着我。
跟着我,伴侣,在痛苦的波涛上。

可是我的话沾染着你的爱。
你占有一切,占有一切。
我把他们编成一条无尽的项链
为了你白皙的手,柔腻如葡萄。

程步奎 译

6

我记得你去秋的神情.
你戴着灰贝雷帽 心绪平静.
黄昏的火苗在你眼中闪耀.
树叶在你心灵的水面飘落.

你象藤枝偎依在我的怀里
叶子倾听你缓慢安祥的声音.
迷惘的篝火 我的渴望在燃烧.
甜蜜的蓝风信子在我的心灵盘绕.

我感到你的眼睛在漫游 秋天很遥远;
灰色的贝雷帽 呢喃的鸟语 宁静的心房
那是我深切渴望飞向的地方
我快乐的亲吻灼热地印上.

在船上了望天空 从山岗远眺田野.
你的回忆是亮光 是烟云 是一池静水!
傍晚的红霞在你眼睛深处燃烧.
秋天的枯叶在你心灵里旋舞.

王永年 译

      7

倚入午后,我撒下悲伤的网
向着你海洋的眼睛。

在那烈火中,我的孤独拉长而且燃烧,
手臂扭动,象是淹死在水中。

我放出红色信号,穿过你迷离的
眼睛,象灯塔附近移动的海洋。

你只拥有黑暗,我遥远的女人,
从你那里,有时浮出可怕的海岸。

倚入午后,我撒下悲伤的网
向着拍击你海洋的眼睛的大海。

夜晚的鸟群剥啄初升的星子
闪烁如我爱你之时的心灵。

夜晚在朦胧的牝马之上奔驰
在大地上蜕落着蓝色的缨繸。

程步奎 译

8

白蜜蜂,在我陶醉于蜜中的心灵嗡嗡,
你在烟雾纠缦之中盘旋飞翔。

我是没有希望的人,没有回音的话,
丧失了一切,又拥有一切。

最后的锚链,我最后的慕恋为你吱嘎作响。
在我荒凉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啊沉默的你!

闭上你深邃的眼睛,夜在其中鼓翼。
啊你的身体,受惊的塑像,一丝不挂。

你深邃的眼睛,夜在其中打谷。
花朵的冰凉手臂与满膝的玫瑰。

啊沉默的你!

这是你所不在的孤独。
落雨。海风追逐着迷途的海鸥。

流水赤脚走过湿透的街道。
树叶象是病了,在树上抱怨。

白蜜蜂,即使你走了,还在我心中嗡嗡。
你在时光中再生,苗条又沉默。

啊沉默的你!

程步奎 译

       9

沉醉在松香和长吻中,
夏日里,我驾驶着玫瑰小船,
拐向那消瘦的死神,
凭借着水手的坚强和狂热。

面色苍白,被拴在贪婪的水上
我穿过晴朗天气的酸腥气味,
依旧身穿灰衣,耳听痛苦的呻吟
一支把浪花扔到后面的悲伤桅杆。

撇开激情,我骑上唯一的浪头,
月夜,白昼,炎热,寒冷,突然间,
睡倒在幸运岛屿的喉头
洁白而甜蜜的海岛如同双胯一样新鲜。

潮湿的夜晚,带着亲吻的衣裳在颤抖
衣衫上,疯狂带电般地行走,
按照史诗的方式,它被分成各种梦想
令人陶醉的玫瑰也在我心中成长。

外部的浪涛中,海流压在上面,
你那平行的身躯,紧贴在我胸间
犹如一条鱼永远游在我的心田,
快和慢都在那天下的热能之间。

      10

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
没有人看见我们今晚手牵手
而蓝色的夜落在世上。

我从窗口看到
远处山颠日落的盛会。

有时一片太阳
象硬币在我手中燃烧。

我记得你,我的心灵攥在
你熟知的悲伤里。

你那时在哪里?
还有谁在?
说了什么?

为什么整个爱情突然降临
正当我悲伤,感到你在远方?

摔落了总在暮色中摊开的书本
我的披肩卷在脚边,象只打伤的狗。

永远,永远,你退入夜晚
向着暮色抹去雕像的地方。

程步奎 译

     11

几乎在天外,停泊两山间
是那月亮的一半。
转动着,流浪的夜挖掘着双眼。
看看有多少星星被打碎在水面。
它在我额头画上十字,悄然离去。
蓝色金属的锻造,无声搏斗的夜晚。

我的心儿在飞转,犹如疯狂的螺旋一般。
来自远方的姑娘,从极远处被带到此间,
她的目光在苍穹下永远保持辉煌灿烂。

哀怨,风暴,愤怒的旋涡,
穿过我的心脏,你一刻也不留。
墓地的风裹挟,撕裂,粉碎着你酣睡的发根。 风把她身旁那些大树连根拔去。
可明快的姑娘,你是烟的引信和问题。
是你和发亮的叶片形成了大风的来去。

夜幕下的群山后面是燃烧着的百合,
啊,我什么也说不出口!它由万物混合。

焦虑,你用刀劈开了我的胸口,
到了另择道路的时刻,
因为在那里她不开笑口。
风暴埋葬了钟楼,风暴造成了混乱
为什么现在敲钟,为什么让她难过?

要走那条远离一切的道路,
因为它不拦阻死亡,冬天和痛苦;
她可以睁大眼睛,伫立在细雨之中。

      12

有你的胸脯,我就心满意足,
有我的翅膀,就足以使你自由。
一向睡在你心田里的事
将由我的口中直达神明。

每日的梦想都在你身上。
你的到来犹如露水洒在花冠上。

你用缺席截断了远方的地平线。
你像海浪一样永远处于逃亡线上。

我说过你曾在风中高歌
仿佛松树,宛若船的桅杆。
你像它们一样细高,一样寡言。
突然间,一次旅行使你伤感。
你像熟路一样热情待客。
为你响起回声和思乡的歌。
我醒来是因为睡在你心上的鸟群
时时要迁徒,时时要逃避。

     13

我用火的十字一一烙上
你身上雪白的地图。
我的嘴巴是个躲躲藏藏的蜘蛛。
它在你身上,身后,既胆怯又饥渴。
伴着晚霞给你讲故事,
甜蜜又悲伤的娃娃,为了不让你难过。
一只天鹅,一颗树,遥远而欢乐的故事。
葡萄的季节,果实成熟的时刻。
我住过的港口,爱上你的地方。
孤独交织着美梦,交织着宁静。
我被包围在大海与忧伤之间。
沉默或胡言,处在两个不动的船夫中间。

在嘴唇和声音之间,某种东西在垂死挣扎
某种有鸟翅的东西,痛苦和忘却的东西。
这就如同鱼网拦不住流水一样。
我的娃娃,残留的滴水颤抖不停。
可是某种东西通过瞬间的词句在唱。
某种东西在唱,一直飞升到我饥渴的嘴巴上。
噢,你尽可以用全部欢乐的话语庆祝。
唱吧,烧吧,逃吧,仿佛狂人手中的大钟。
可怜的甜人儿,突然之间你变成了什么?
当我到达那寒冷和最危险的顶点时
我的心如同夜间的花朵把自己关上。

      14

每日你与宇宙的光一起游戏。
娴雅的客人,你与鲜花和流水共临。
你远胜我紧紧捧住的,每天,在我手间,
一束花中的每朵白色的花蕾。

自从我爱上你,你就与众不同。
让我把你撒在黄色的花环中。
谁在南方的群星中用烟云的字母写下你的名字?

啊,让我记住你存在之前的你吧。

突然大风狂吼敲打我紧闭的窗口。
天空是一张网填塞虚幻的鱼。
八方的风从这里出发,或早或晚,所有的风。

雨脱下了她的衣裳。
鸟儿们掠过,逃跑般地。
风啊,风。
我孤独一人能对抗男人们的力量。
风暴卷起黑色的树叶
翻散了昨夜停泊在天空里的所有的船。

你在这里。啊,你没逃开。
你将回答我的最后的哭喊。
环抱住我吧好像你真的害怕。
即使如此,一道阴影仍掠过你的双眼。

现在,就是现在,小宝贝,你把忍冬花带给了我。

你的乳房甚至散发着她的芬芳。
当凄厉的风去追杀蝴蝶时
我爱你,我的幸福咬住你嘴唇的红樱。

适应我会使你遭受多少痛苦,
我的粗野的,孤独的心灵,我那令人逃避的名字。
多少次我们注视着晨星的燃烧,亲吻着我们的眼睛。

我们头顶上灰色的光芒散开它旋转的扇。

我的词语雨一样地落向你,敲击你。
许久以来我一直爱着你闪烁着珍珠光泽的身体。

我甚至相信你是宇宙的主人。
我将从群山中带给你幸福的花,蓝色的风铃花,
黑色的榛子,和一篮篮淳朴的吻。
我要
在你身上去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

沈睿 译

        15

你沉默不语我更喜爱,象你不在我眼前,
你远远倾听我的动静,我的声音却追不上你,
仿佛你的眼光已经离去,
仿佛一个甜吻把你嘴唇封闭。

一切一切,浸透我的心灵,
你从中浮现,跟我心心相印。
梦幻的蝴蝶,仿佛你就是这个字:忧伤,
仿佛你就是我的灵魂。

你沉默不语又遥遥在望,我更喜爱,
柔声细语的蝴蝶,你像倾诉怨艾,
你远远倾听我的动静,我的声音却追不上你,
请让我随同你的沉默不言不语。

请让我也怀着你那种沉默向你诉说衷情。
它像灯光一样明亮,像戒指一般俭朴。
你仿佛夜晚一样,沉静又密布繁星。
你的沉默有如星星,遥远而又沉静。

你沉默不语我更喜爱,像你不在我眼前,
你遥远而又痛苦,仿佛已经死别,
那你再说一句话,再露一次笑,我就满足,
我很高兴,高兴这绝非永诀。

林一安 译

         16

(这首诗是对泰戈尔的《园丁集》第三十首诗篇的意译之作)

在我那晚霞的天空上你宛若一片云彩
你的肤色和体形正是我所喜爱。
你是我的,嘴唇甜蜜的女人,你属于我,
我无限的迷梦都存在于你的生活。

我的灵魂之灯为你的双脚染上玫瑰红,
我的葡萄酒经过你的嘴唇变得更蜜甜,
噢,是你打断了我的黄昏之歌,
我孤独的迷梦感觉到你就是我的女人!

你是我的!我迎风高喊,你是我的!
黄昏的风带走了我孤零零的叫声。
是你套出了我眼底的隐情,这一盗窃行径
如同拦截水流,截获了你夜间眼中的神情。

亲爱的,你已经被我的音乐之网捕获,
我的音乐之网赛过天空般地广阔。
我的灵魂诞生在你泪眼的岸边。
你的泪眼就是梦乡边界的起点。

       17

思念的,纠缠的阴影在深邃的孤寂中。
你在远方,噢,比谁都远。
思念的,无拘无束的鸟群,消溶的形象,
掩埋的灯。

雾霭的钟楼,在多么远的远方!
窒闷的哀叹,辗转的朦胧希望
沉默寡言的磨坊,
黑夜落向你,面庞向下,远离城厢。

你从外地来,陌生得象件物品。
我思索,探寻广袤,生命在你之前。
我的生命置于任何人之前,我艰辛的生命。

面向大海放声长啸,在岩石之间,
自由奔放,疯狂,在海浪之中。
悲伤的怒潮,啸声,海的孤寂。
奋勇直前,暴烈地伸展向天空。

你女人,你是什么?什么光,什么风信
在广阔中扇动?你的过去象现在一样遥远。
森林大火!燃烧着蓝色的十字架。
燃烧,燃烧,火焰扬起,火花挂在光辉的树上。

垮下来,噼啪作响。火,火。
我的心灵舞动,憔悴于火的发鬈。
谁在呼唤?什么样的沉默塞满了回音?

怀旧的时刻,幸福的时刻,孤寂的时刻。
我的时刻在这一切之中!
风唱着歌,窜过狩猎的号角。
泫然欲泣的热情缠紧我的身体。

所有根脉的摇撼,
所有波涛的攻击!
我的心灵在游荡,快乐,悲伤,绵绵不尽。
思念的,掩埋在灯的深邃的孤寂之中。

你是谁?你是谁?

程步奎 译

      18

这里我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脱身而去。
月亮在迷茫的水面上发出磷光。
天天如此,时光总是互相追赶。

晨雾化做一些舞蹈人形。
一只银鸥从落日上下来。
间或有一条帆船。高高在上的星星。

间或是一条木船的黑色十字架。
孤独一人。
有时清晨醒来,连我的心都变得潮湿。
远海传来声响,又传来声响。
这里是个海港。
这里我爱你。

这里我爱你。地平线也无法遮掩你。
尽管处于这冰冷的万物中,依然爱你。
有时这些沉重的船会载着我的吻驶去,
从海上驶向没有到达过的地区。

我想我已被人忘却,犹如这些破锚一般。
黄昏时分停泊,这些码头显得格外凄凉。
我对这种饥寒潦倒的生活已经厌烦。
我喜欢我没有的东西。你是那么地遥远。
我的厌倦与那缓慢的暮色在争辩。
但是黑夜来临,它开始为我歌唱。
月亮转动起它那梦一般的圆轮。

借助你的眼睛望着我,那些最大的星星。
因为我爱你,风中的松树,
愿意歌颂你的名字,借助它们那钢丝针叶。

         19

灵巧、漂亮的黑姑娘,使水果成熟的太阳,
使麦粒饱满的太阳,使海藻弯曲的太阳,
它让你的身体快乐,让你的眼睛明亮,
它让你的嘴唇有着水纹般的微笑。

当你舒展双臂时,一轮焦虑的黑太阳
卷动着你披肩发上的根根青丝。
你同太阳嬉戏,仿佛它是一条小溪,
它在你漆黑的眼睛里留下一泓秋水。

灵巧、漂亮的黑姑娘,没有什么能让我接近你。
你的一切都让我离去,如同我离开南方一样。
你是个蜜蜂般发狂的青年,
你是因海浪而陶醉,你是谷穗生长的力量。

但是,我那颗悲凉的心依然在寻找你,
我爱你快乐的身体,爱你无拘束的声音。
黝黑、甜蜜、最后的蝴蝶,
你像麦田和太阳,你像露水和芙蓉。

      20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比如写:“夜晚繁星满天,
蓝色的星星在远处打着寒战。”

夜风在天空中回荡和歌唱。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从前我爱过她, 她有时也爱过我。

在那些今宵似的良夜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在无边的天空下,一遍一遍地亲吻。

从前她爱过我, 有时我也爱过她。
她那双出神的大眼睛叫我怎么能够不喜欢。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想到我失去了伊人,感到她已离去。

我倾听着辽阔的夜,失去她而更加辽阔的夜。
诗句跌落在心里仿佛露水降落在草地。

我的爱情未能把她留住那有什么关系。
夜晚星斗满天,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这就是一切,有人在远方歌唱。在远方。
失去了她,我心灵中一片惆怅。

仿佛为了走近她,我的目光把她寻找。
我的心在寻找,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同样的夜晚,依然是那些绿树披着银装。
我们,当时的情侣,此刻已不再一样。

不错,我不再爱她,但我对她曾何等迷恋。
我的声音曾寻找清风,好随之传到她的身边。

别人的了。她将属于别人。就像从前属于我的双唇。
她的声音,她那明净的身体,那深邃的眼睛。

是的,我已不再爱她,但也许我还爱她。
相爱是那么短暂,负心却如此久长。

因为在那些今宵似的良夜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失去了她,我心灵中一片惆怅。

虽然这是她带给我的最后的痛苦,
而这些也许就是我写给她的最后的诗句。

江志方 译

   

绝望的歌

在我置身的黑夜浮现了对你的记忆。
河流把它持续的悲叹连给大海。

仿佛曙光里的码头一样被抛弃。
是离去的时刻了,被抛弃的人啊!

寒冷的花冠如雨般地落到我的心上。
瓦砾的沟壑啊,灾难的凶恶巢穴!

在你这里,战争和飞翔积聚集结。
在你这里,振起诗歌的鸟儿的羽翼。

你吞没了一切,如同遥远,如同海洋
如同时间。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这是进攻和接吻的快乐时刻。
惊讶发呆的时刻,点燃着犹如一盏灯。

舵手的焦急,盲目潜水者的恼怒,
爱情的混沌陶醉,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在迷惘的童年,我的灵魂扑翅而受伤。
无可救药的探索者,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你纠缠住痛苦,你紧抓着欲望,
忧愁把你摔倒,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我使阴影的高墙后退,
从欲望从行动那里走得更远。

血肉啊,我的血肉,我爱过而又失去的女人,
在这个潮湿的时刻,我向你召唤,为你作歌。

如同一只杯子你包容着无限的柔情,
而无尽的遗忘把你打碎如同一只杯子。

那是岛屿上的乌黑乌黑的孤寂,
在那里,爱情的女人,你的双臂搂住了我。

那是干渴和饥饿,而你就是水果。
那是痛苦和毁灭,而你就是奇迹。

女人啊,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够容纳我
在你灵魂的土地上,在你双臂的交抱里!

我对你的欲望是最可怕最短促,
最起伏最迷醉,最紧张最贪婪。

亲吻的墓地,尽管你的坟上有火,
尽管鸟儿啄着的葡萄串在燃烧。

咬啮的嘴巴啊,吻着的四肢啊,
饥饿的牙齿啊,交缠的躯体啊。

希望和力气的疯狂交会啊,
我们在其中连结,我们在其中绝望。

而柔情,轻微得如流水如粉末。
而语言,几乎刚刚在嘴唇上开始。

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渴望在它上面航行,
我的渴望在它上面坠落,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啊,瓦砾的沟壑,一切在你这里坠落,
什么痛苦你不挤压,什么波浪不把你淹没?

从浪尖到浪尖你仍然在呼唤在歌唱。
站在一艘船的船艏,犹如一名水手。

你在歌唱时仍然开花,你在激流中仍然破碎。
瓦砾的沟壑啊,痛苦的张开大口的深井。

苍白盲目的潜水者,命运不济的投石手,
迷失方向的探索者,你这里一切都是灾难!

是离去的时刻了,严酷而寒冷的时刻
黑夜主宰着的一切时刻。 大海咆哮的腰带环绕着海岸。
寒星渐渐升起,黑鸟纷纷迁徙。

仿佛曙光里被抛弃的码头,
只有颤抖的阴影在我的手里揉搓。

啊,远离一切吧。啊,远离一切。
是离去的时刻了。被抛弃的人啊!

王央乐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