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戏剧之都,却一直也没鼓足勇气去看一部歌舞剧,歌剧,舞台剧,所以当有人约我一起去看电影版的《Mamma Mia》的时候,就答应了。

电 影并不算制作精良,但ABBA的歌曲是没说的,影院的音效也超乎意料的好。我不时会笑出声来,可惜别的观众没人和我一起会心一笑。听着听着歌,我会摇摇头 叹气,好像情不自禁为70年代纯真得滴血而扼腕。那时候,舞台上的闪闪发亮,奇装异服,歌曲里透露出来的却是砰砰跳动着的赤子之心,洞穿整个时代,到现在 仍然犀利的犀利,温柔的温柔,好像永远都不会老去。

以前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总监,她和老公带我们几个小朋友去赛马会俱乐部晚餐的时候,我 点了《Mamma Mia》这首歌,两个长者很是惊奇,说,我们在大学时候就用ABBA的歌来跳舞呢。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小年青会喜欢他们的ABBA,Johnny Cash,Beatles,Roy Orbison和Lou Reed。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能像名著,历时越久,越能体现出大浪淘沙沉淀下来的价值,不似那些流行歌曲时文小说,存在一秒钟读一遍就被遗忘。我虽渺小, 心里却还是渴望接近永恒。

这张雨中的ABBA,其实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去年夏天还住在黄竹坑的时候,8月11日的晚上,从黄竹坑坐车 经过香港仔一带往港大方向去,发现路旁大楼的招牌,居然是ABBA。一闪而过。回来的路上,留意着,看准时机隔着公交车车窗拍下照片。虽然我知道也许和 ABBA乐队不搭边界,但还是觉得,香港仔有这么浪漫的一个小角落,想起来就觉得温馨。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