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总是在想,如果有一天能够像防洪坝上面的那群鸟一样,扑啦一声飞上天去,那该多好。这样,就不用站在脚下这条小船上面,一会儿是风,一会儿是雨,最后混到没得选。


-----------------这是文艺题记的分割线----------------


今天你要是不弄死他们,有一天你就会被他们弄死。

其实听到这一句话的瞬间,我突然觉得好好笑。我不知道蚊子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一秒钟直接从这个屋顶上跳下去,一切就结束了。不用弄死他们,也不会最后被他们弄死。年轻的时候,总是不明白生活想从我们身上得到的,也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没有比死更简单的东西了。不想死,于是就没得选。不偷不抢不犯法并不能保证能够活下去。至于混的是黑道还是意气,选择权根本不在自己手上,一个说法而已。谁也没得选。

洋人跟枪炮来了,慈禧没得选;外面的世界变了,你也没得选。


-----------------这是归纳中心思想分割线---------------


和尚。

查字典冠军我念小学的时候也得过,没见得我现在就可以念个博士,拿下诺贝尔奖。
一个人写四份考卷,长大以后顶多也就做做抄写员,亦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你觉得你的兄弟你的意气别人理解不了,那最后你注定是要对别人失望的。你要怎样妄想跟一个根本不能理解你的人死心塌地做兄弟呢。

 

蚊子。

小时候被人欺负不是因为你没有老爸而是因为你自觉没有老爸就低人一等没有办法反抗。
其实没有老爸有什么了不起。
最后你有了老爸,他也只能蹲在街口看你被人拖走地上留下长长地血迹。
对于这样自怨自艾的人我也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白猴。

看看地上的那个血樱花图案,也许白猴除了可以当少林十八铜人横行天下之外,还可以当个艺术家。

 


这是一部不纯粹的电影。像一张饼,摊得大了,难免就会薄。想说的东西憋啊憋啊,一点一点,最后还是没有讲清楚。
虽然场子架得大,但在我心里,它甚至是比不上《盛夏光年》的。至少现在我还能想起那里面青翠欲滴的稻田。就像我们每一个人的少年时代。


优点就是,画面真的很美。有帅哥看。

 

-----------------这是废话分割线--------------------


以下为脑补:

蚊子:每天这样打打杀杀,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和尚:意义是三小。难不成你想让我跟你讲,生命在于运动,强生健体而已。
蚊子:去你妈的强生健体。

(多么美好的一对啊。泪牛满面。)

果然,后来那个街上的俯拍镜头,全民运动,台北可以举办世界杯了。

 


P.S. Geta大叔罩在头上的那个狗屁浴帽,明明是鞋套。

 

再P.S. 最后,难为发型师想出这样多令人发指的发型。鞠躬。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