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考试出来,两个班级的差异。
昨天英语课,凡高,最后XH说:终于到正题了。
今天语文课,师说,最后CM不说到说。
早上公交车上,原来班级文化、辩论比赛进程和孩子一样,都是里尔克那离弦的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