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我最好的朋友

让我受尽折磨的侮辱
无处不在的侮辱
我发誓自己宁可
“被车撞死”都想要摆脱的
侮辱
在另一个雨夜
我被人用不怎么强壮的手
掐住脖子叫喊
却叫不出“侮辱”这个名字
每个生存者通病
雨水流满了窗子
各种花香又把外部图满
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本质
还是我一直不承认自己
受虐的本性
难道永远沉溺于
把自己当成一个受害的弱者
他的声音我似乎能够听见
可无法痛快地触摸
有人总是嘲笑我的问题
我的胃痛
在他们那里总兑换成实际价值
我是一个落伍者
在别人的脚跟后面哀叹
我无法成为一个局外人
黑夜的雨水,终究会
夹杂着生命的香味
在明天为阳光升起
那是另一个侮辱的信号
就像一头乖张之犬
在骨头的香味中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