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5/2014

 

 

想拽住夏天的尾巴,多穿两天漂亮裙子(画外音,希望明年这些裙子还能穿进去)。

其实她在幼儿园外面玩的时候多,沙子土里打拼,我很少给她穿裙子上学,即使穿,也要加条盖住膝盖的 legging。要不膝盖总会磕破磨破。
晚上周末,我看着她的时候,或者在室内玩,才给单穿裙子或短裤。
于是,夏天的裙子还没轮一遍,天气就凉了。

好久没有力气爬上来写什么,日子就如流水一样过去。
最先,是熬夜赶了个死线。正赶上某人出差,于是,我得等娃睡了才能干活。
心里着急上火,最后一天熬了个通宵,居然赶出来了,还赶的意犹未尽的。
之后,整个人就不好了,疲沓沓的。
然后就开学了,开始上课了,日程排满了。。。

这之间,仍在焦头烂额的和某娃的上学焦虑斗争。
午睡把小羊带去,睡觉好一点。
但是,送的时候,仍是嚎啕大哭。哭的人肝肠欲断。
虽然接的时候,她玩的都很开心。
可是,这都三个多周,还是这样,真是让我担心。
某人一个学生的儿子,和她同班,人家夏天在中国呆了三个月,回来上学照旧开心。

飞快的看了个家门口的幼儿园,打算过了劳动节转过去。
要说这个幼儿园,原先都没有注意,以为是个很小的教会幼儿园。
原来是个很大的连锁,包括小学。
进去参观后,还挺大的。
价钱是这几个幼儿园中间最高的,按照我这种人买东西的心理,感觉贵点就好点(现在的幼儿园很便宜,我总觉得不太好,估计这是我心里因素)。
所以,就决定转园。
这个新幼儿园的一个好处,是离家非常近,我每天带娃遛弯,就能走到的距离。于是,能走路接送。

陆陆续续收到网上买的家具,周末有空又去买些零碎,总算,家里越来越有点家的样子。
我们买了一袋子沙子,一袋子鹅卵石。放在地下室外的阳台,某娃扯着我,玩的不亦乐乎。
我打算再买些鹅卵石,把地下室外的那个平台,铺一圈鹅卵石,反正靠平台的草,本来就长得稀稀拉拉的。
某娃看到鹅卵石里冒出的草,开心的不行。

傍晚,在后院里看到螳螂,蜻蜓,还有两只小鹿。
晚上陪娃骑车散步,看到各种不同的果子(虫子),还有萤火虫。
某娃一路走一路玩,开心的蹦跳。
就是回程,一般都是要我抱着。这就是我每天的运动量来源,连跑步就短暂开始飞快终止。

每每这样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很幸福,软绵绵的。
某娃会说很多话,仍旧中文为主。
开心起来,自己唱歌,哼自己想起来的曲调。
自己给自己讲故事。

我妹最近终于行动起来,为转专业的事情。
她申请我母校的一个 program,提前收到录取通知。
本来她都开始准备托福,打算如果进不了这个program,就大撒网的开始多申请。
真是开心啊。我一下子一直悬着的心,忽的就放下了。
她立马取消托福考试,定了机票,劳动节来我这儿一周。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