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诗、文字、书本与学者统统失去高贵与神圣,当战争、革命与考古也变成一幕幕摄影机闪光灯下的八卦扯谈。
当爱与梦想也变得如人生便利店中随意贴上标签、价格与保质期的廉价处理品。
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解构与游戏,还有什么值得认真对待。

除了经济与生理需求,除了每天证明彼此的思念与牵挂,面对根本无法相互沟通理解的“他者”,言说、交流与倾诉是否还有必要。
我不怕孤独,只怕厌倦。

“王者之迹熄而诗亡 诗亡然后春秋作”

言多必失,还是安静看书去吧。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