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地。。。
感到。。
电力不足。。。
躺在床上走在风里都真切切地觉得自己在弥漫
没有强大的磁场将自己收拢起来

大头说你变得很不可爱
齐说你这样子很欠抽
洋ma刘说你要学会控制情绪

是。。
是。。。
是。。。。
你们说的都对
谁没有烦心事 谁没有压力 就你显得难过就你显得烦心
你这是多大点事儿啊
我比任何人都讨厌自己这幅半死不活的摸样

是。
是。。
是。。。
我们都要成熟
我们都知道要转过头把眼泪往反方向流
我们都要看得云淡风轻越难过越笑得大声越伤心越嘲讽自己伪装没事告诉自己擦干泪这点痛算什么。。

在结束了那个漫长的拉锯战之后
我一直觉得 自己可以水火不侵
无所谓不在乎甚至冷漠 谁也不能让我难过。。。
遇到别人为爱情烦恼我就冷嘲热讽毫不留情

很多时候所谓伤心对我来说只是出自调节需要暗自矫情发泄的小情绪
我说这种情绪不放大就可以迅速地冷冻起来

可是
这一回
我没有电了
每天我感到自己一点一点慢慢弥散开
然后自己又一点一点慢慢把自己捡起来
再弥散再捡起。。。
如此反复,电来不及充就用光了
我不能强打精神装作我很好讨好别人了。。。

忽然想起恩师和老说过,一个人忍住了人前哭,人后落泪也是不对的。。。
好苛刻啊~~~
是谁教的我们麻木地成熟,是谁教的我们漠然地控制情绪。。。

把那个人留下的东西藏起来洗了床单忘记电话号码开着窗户把他的气息吹走。。。
还是忍不住忍不住地难过。。
忍不住忍不住地放声大哭。。。
原来再怎么短暂的爱情在戛然夭折的时候也这么耗费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