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博客圈刚乱完,北京的摇滚圈又乱了起来。
反正这个世界总是乱的,不是以色列,就是伊拉克。
我不知道,窦唯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还会有多少人牵连着跟着倒了下去。
反正跟名人博客吵架一样,都变得越来越无聊。
然后我想起了十多年前台湾音乐人方无行送我的一本书:
《泥石流本纪》。
据说,因为这本书,很多玩摇滚的人想杀了他。
有段时间,他不敢来大陆,风平浪静之后,他才低调进入大陆。
我又想起了郝舫编译的那本《请宰了我》,
这本从头到尾读起来通篇都是胡话的书,
是那么真实。
看着看着就想起了一部电影:《几乎成名》。

“你不要跟摇滚歌星交朋友,
他们只会给你讲他们被夸大的摇滚神话,
跟他们在一起,
你会有免费的啤酒喝,
还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在你身边……”
    ——这是《几乎成名》里乐评人莱斯特·班斯告诫将采访一支摇滚乐队的14岁小记者威廉的话。

然后再联想到《请宰了我》里那一段段口述实录,
再翻看一下各类音乐杂志上的摇滚歌星访谈录,
很多事情不言而喻。
有时候,人总是高估自己的判断力。

我们都处在神话、明星化的时代,
过去,人们都是对高墙内的宫廷产生许多联想,
今天人们又多了一份对明星的联想。
所以我又联想到明星开博客的事情,
这不是件好事,它会让人越来越失去联想。
人类失去联想,明星将会怎样?
所以我又联想到唐·麦克莱恩,
他写过一首《美国派》,但是他就不说这首歌写的是什么。
于是全美国人对这首歌联想了三十多年,
解释出无数种版本。
但是,麦克莱恩始终闭口不谈这首歌。
我又联想到塞林格,
他后来不再接受采访,
让《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本青春期的经典之作永远在作者扑朔迷离中解读。
我又想起了达芬奇的蒙娜丽莎,
它足以让人世世代代猜想下去。
于是我又联想起窦唯的《高级动物》:

矛盾,虚伪,贪婪,欺骗
幻想,疑惑,简单,善变
好强,无奈,孤独,脆弱
忍让,气忿,复杂,讨厌
嫉妒,阴险,争夺,埋怨
自私,无聊,变态,冒险
好色,善良,博爱,诡辨
能说,空虚,真诚,金钱
哦,我的天,高级动物

媒体爱关注混乱,
然后再等待着下一场混乱的到来。
人们总是期待混乱的到来,
却对搞明白混乱的根源无能为力。
所以乱上加乱。

我又想起了《等待戈多》这场荒诞剧:
爱斯特拉冈:咱们现在干什么呢?
弗拉季米尔:我不知道。
爱斯特拉冈:咱们走吧。
弗拉季米尔:咱们不能。
爱斯特拉冈:为什么?
弗拉季米尔:咱们在等待戈多。
现实中处处都是等待戈多。

然后,我又想起了几乎被人忘记的一位作家尹慧写过的一本书:
《晚风中的共和主义》。
它记录了中国摇滚的纯情岁月,
比后来的《上海宝贝》优美多了。
今天,人们不再纯情。

在媒体发达的时代,
什么东西都可以变成神话,
转瞬间也可以变成废话。
而真正的神话却被塞进了图书馆。
这些媒体时代制造的神话,
像飘在空中的气球,
你想扎破它看看里面装的什么东西么?
一无所有。
所以还不如就那样让它飘着,
五颜六色,
也算点缀着风景。
你不爱看,
可以低头凝视更结实的土地。

世界杯马上就开始了,
我喜欢看这样的神话,
激情、力量、虚伪、无耻、黑暗……
将在一个月内全本上演。
这又是一场等待戈多(难道它是迭戈·马拉多纳的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