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美国人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从事光与空间的艺术。他是美国70年代以来最别开生面的一位艺术家,在激进的最低限主义的美学里,建立在光线层次变化的展现上,经由「空间环境感觉」在科学及心理学感知上,分析各种不同空间及光线相互之影响。
他最知名的作品是仍在持续进行创作中的「罗丹火山口」(Roden Crater),坐落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弗拉格斯塔夫。特瑞尔将一个死火山的喷火口改造成为可用肉眼观测的天文台,专为欣赏天空上的各种自然现象而设计。他的其他作品通常利用封闭空间将观者包围,以控制观者接收光线的程度:以作品「Skyspace」为例,就是一个足够容纳15人的空间,观者坐在边缘的长凳上,观看空间中唯一的天窗。特瑞尔也以光线隧道和投射手法来创造出看似具有质量和重量的形状,但其实这些形状只是光线的投射。身为贵格会的终身教友,特瑞尔也为贵格会设计了「活栎树集会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集会所的屋顶设计有天窗,在其中光线的照射方式也带有宗教上的含义。

image
Satellite view of Roden Crater, the site of an earthwork in progress by James Turrell outside Flagstaff, Arizona.

image
James Turrell, Skyspace

image
James Turrell, Skyspace

image
James Turrell, Skyspace

他的一个作品系列是用光化解空间的进深感:通常是一个矩形房间。房间尺寸不妨假设为长宽高各为10×5×4米。进入该房间惟一的门开在一个短边上。无窗。特氏先在房间的中央加设一道隔墙。由于隔墙上 开了很大的洞口,即在5×4米的墙上开有4×3的窗洞,隔墙实际上构成一个周边为半米宽的框。观众从房门进入,通过这个边框看到另外半个房间,其中空无一 物。然而那半个房间在特氏精心布置的灯光下产生了失去第三维的幻象,呈现为一个有某种色彩(灯光的色彩)的似平面。也就是说隔墙成为了"画框",上面的洞 口转化为"画面"。据说常有观众不确定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二维还是三维空间,便靠近隔墙去用手触摸"画面",不慎失去平衡就跌入半米高的边框后的"画"中。 特氏也就成了许多说不清打不完的官司的被告人。
技术上取得上述的效果并不很困难:一个空间中的各个界面之间的光影反差越大,空间感越强烈; 反之,空间的各个界面的亮度越接近时,空间感就变得越微弱。英国人罗宾·艾文斯(Robin Evans)却注意到特氏这组作品的另一有趣现象:即这些作 品的效果无法用绘画的手段来表现。而特氏的装置也完成了从三维到二维的变化,但形成的是一个二维空间的幻象。绘画实在的平面无法表现虚幻的平面。
事实上,特氏在创作过程中也只绘制建造图或施工图。艾氏对特氏作品中空间与绘画关系的关注并非偶然,因为艾氏本人的领域——建筑学——传统上是依赖绘画来进行研究和设计的。艾氏的观察把我卷入了对以下列问题的思考之中:
建筑的哪些质量是无法用绘画描述的?
建筑空间是否存在不可画性?
有无不可画的建筑?或能否脱离绘画定义建筑?
不可画的建筑又是怎样的?

image
The Light Inside', Site-specific installation of Neon light, gypsum board, plaster, and glass by James Turrell, 1999, 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

image

image
James Turrell, "Ganzfeld Piece (Modell)", 2008. Courtesy of Kunstmuseum-Wolfsburg

image

特瑞尔的作品挑战人们快速观看艺术作品的习惯。他认为观者在一件艺术作品上花费的观看时间太短,以致于无法认真欣赏作品本身。
“ 我觉得我的作品是为了一个人、一个个体而创作。你可以说那个人就是我,但这并不是事实。这是给一个理想中的观赏者。有时候在观看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会有点急躁。当蒙娜丽莎在洛杉矶展出时,我只看了13秒。但是,你知道的,现在有一个慢食运动。或许我们可以来个慢艺术运动,花一个小时(来欣赏作品)。” James Turrell

James Turrell 的介绍(art:21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