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更新了,我得整点东西上来。最近刚刚回了一次国,搞了个婚礼。一回到美国就大病一场。确切的说是在飞机上得病的。现在没事了。我的体格就是这样,每年得得个两次病,才能保证一年都健康的过下来。

在上海的婚宴上认识了一个摄影师,姓徐,是藏传佛教的居士。和他聊了很多关于西藏,农奴制和达赖喇嘛的话题。第一次能和佛教视角交流,着实受益匪浅。很多疑惑得以醍醐灌顶的解答。以后有机会合适的总结一下。这些内容其实并不反动,其实纯粹的宗教,和政治脱离的宗教徒与广大人民的追求并不存在矛盾。和国家的政策不存在大的矛盾。徐居士后来向我推荐了一本书,叫作:The Tibetan Book of Living and Dying,是达赖喇嘛的师父写的,美国可以买到,我记下来了。

上星期看了奥斯卡的颁奖典礼。我的最爱Kate Winslet终于封后。曾经有一段时间疯狂看她的电影,一些很难找到的,比如Holy Smoke也不落下。倒是最近手头有很多,却无法耐心看下去。用Gambol的话总结,怕是年龄的问题了。这次奥斯卡有些影片是相当有意思的,比如WallE,相信大家都看过了。另外Vicky Cristina Barcelona是我去年看过的最有趣的电影之一。对于看过很多电影的影迷来说,Woody Allen的这部必然是一道清新而精美的凉菜,胃口再差也吃的下去。Slumdog Milionaire是当之无愧的冠军,这部电影我一共看了两遍,非常有味道。不论是情节,表演,叙述,摄影,剪辑,还有我比较关心的音乐,都是相当杰出的。另外这一部电影给许多其他国家了一个讨好学院的模版:用稍微荒诞的手法描述和探讨本国的贫富的交融。在中国,这种色调的电影其实不多。以贫富差距为背景的有。比如冯小刚其实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东西,不过调侃的味道浓一些,所以显得通俗,不是学院喜欢的手法。剩下的就是过于悲情化,让人看的难过,自然不会流行。当然我说这些不是指所有的中国电影人都应该去讨好奥斯卡,而是说Slumdog提供了一个可以向深度和广度两方面延伸的例子。

宁浩的疯狂的赛车我也看了。我感觉这部电影缺乏创意。如果你想从电影学术的角度来否认这一点,我不想和你争论。因为宁浩自己说关于多线叙述的探索有突破,而且已经全面。但我认为宁浩有点浮躁,他还没有从疯狂的石头中解脱出来就去又拍了一部相似的电影。李安曾经说过,每拍一部电影他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忘掉它,然后才能进行新的创作。我希望宁浩能从李安的话中学到一些东西。这样才能做到技术,内涵,角色塑造和风格等多方面的共同创新。疯狂的赛车有好的成分,但总体来说,它并不优秀。

最近很迷小沈阳,他的每一个段子我都看了。希望他能够成为赵本山的继承人,多多创新,不要拘泥于已有的那点本事。

鲁豫的采访也看的很多。先前不大喜欢这个女人,但看的多了,发现她确实很有智慧,反应也快,有些城府但不怎么耍怀心眼。她和唐骏的对话是我看了这么多专访里面最喜欢的。唐骏讲话非常有趣,让人愿意听,在这里推荐一把。

最后,把最近看的张爱玲的一些让我感触很深的话记下来,细细品位。

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象是弹指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如赐予女人的一杯毒酒,心甘情愿地以一种最美的姿势一饮而尽,一切的心都交了出去,生死度外。

这篇日记里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