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参与打砸抢烧的暴徒纷纷被悬赏缉拿,理所当然地,他们从“不明真相”的群众中被剥离出来,成为了“一小撮”,而之前波及全国各地的混乱,似乎都是为了“引蛇出洞”一般。

在钓鱼岛事件发生后,“抵制日货”成了一部分人的行动,一部分人的幌子,以及另一部分人的不文明用语。最后这一部分人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可把人分类,本身就是在制造仇恨。

今天的新闻说,某深圳暴徒,本是一个踏实勤奋的保安,做过义工,拿过“优秀民兵奖状”。他在自己看守的停车场每天看着有钱人搂着年轻妹子走过,常常觉得“自己活得挺窝囊的”。参与打砸抢的时候,他的“窝囊”终于释放了,感觉“挺畅快”。似乎是嫌这样的人物形象还不够“社会底层”,记者还栩栩如生地写下了当事人的话,“如果当时发生战争,哪怕让我当炮灰我也愿意!”。

我不知道这篇新闻是不是有构建屌丝愤青发生学的苦心。问题是,在屌丝奔向愤青之路上,我们选择了夹道围观。一边吐槽傻逼愤青欢乐多,一边为“社会底层”鸣不平。回头想想,真得感谢“暴民们”的打砸抢烧,比我们窝藏在心底的幸灾乐祸快了一步。

今天是国际消除贫困日。消除了贫困,是不是就能消除愚昧呢?昨天还是世界粮食日,粮食局长们集体挨饿,这种饥饿感又能持续多久呢?这是一个没人当真的年代,有人作秀,有人吐槽,那些“社会底层”却在搬砖和扔砖。

忽然想起那个在《新闻联播》里回答“我姓曾”的打工大叔。

没人知道他到底幸不幸福,但他是真的姓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