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要是喜欢外国的什么东西,或者起个外国名,那就是崇洋媚外;但为什么外国人喜欢中国的什么,或者起个中文名,却是喜爱中国文化的表现?这是一个怎样的荒谬逻辑?

胡话说,生存权是最重要的人QUAN,所以中国的那个那个很好。但现在,我们吃的东西会毒死人,住的房子和走的桥都会跨,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们的那个那个状况大倒退了呢?

默多克是不是邪恶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的是,不管他怎么邪恶,都不可能要求他旗下的所有媒体用一篇社论,发出同一种声音,只许歌颂执政党……所以究竟谁邪恶,还真不好说。

昨天看到特别牛逼的一句话:无论邓文迪那一巴掌反应是多么敏捷,都不能改变她嫁给的是默多克这个事实。

朋友去二环边一个叫库布里克的咖啡馆,发现不提供网络了,员工说接到东城区警方通知,所有非经营上网服务场所,也就是咖啡馆、宾馆酒店、图书馆电子阅览室、洗浴、学校电教室等提供上网服务的场所,必须安装监控软件,在软件安装之前,不得提供wi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