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哄睡依旧不顺利。眼瞅着从11点折腾到12点,又接近凌晨1点,为娘我历经两次喂奶抱睡一放入小床娃就睁眼的挫折,已经筋疲力尽地倒下了。于是当爹的摩拳擦掌上阵,哄哄抱抱肢体安抚语言沟通全都上了,娃依然是哼哼唧唧一会儿嚎上一小嗓。我歪在枕头上正发愁,忽然听他爹浅言细语地说:“娃呀,你不高兴咋跟跳艳舞似的。”我扑哧一下就乐了。可不是嘛,此娃一抓狂,规定动作是嘴一咧、脸一皱,左右手轮流从头到脸、从脸到身体的揉搓,一边扭动着小身躯,一边加上两条小胖腿可着劲儿往空中踢腾,真跟跳艳舞似的。再看她爹,嘻嘻哈哈模仿着娃的动作,摸头摸脸唧唧歪歪,我终于笑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