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小恶魔折腾了一整天的古市,在听到放学的铃声响起时,简直以为自己听到了天籁之音。

他以豹的速度站起来,再将小贝鲁塞回男鹿怀里,一个回身抽起书包就要跑,那动作,怎一个一气呵了得……

“总之,我今天还要去和便利店的池田妹子约会,那么再见了啊男——”刚刚挥起来的手,就被身后某人毫不留情地钳住了。

“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古市不用回头,也知道男鹿一定又用那张明明没有表情但就是可以显得凶神恶煞的表情看着他。

不过,他古市贵之可是被冠以“唯一一个可以吐槽恶魔的男人”称号之人,他怎么能像外面那群不良少年ABCD一样孬种地跪拜在恶魔脚下呢!

FIGHT!古市!FIGHT!智将古市!

“你也给我适可而止吧,我不是都陪小贝鲁玩了一天了!”

“不行,小贝鲁还没玩够,你今晚来我家过夜。”

“阻止别人约会会遭雷劈啊混蛋!”

“被雷劈也好过被小贝鲁电击!”

“我不去!”

“你一定要去!”

两人的气势不相上下,一时间, 气氛僵持不下。

那么,最后也只能靠男人的意志力决胜负了!

为了达成和妹子约会的可耻目的,古市以充满男子气概的眼神,勇敢地迎上了男鹿的招牌三白眼。

“……”

男人的气魄。

“……”

不动摇的毅力。

“……”

电流在眼神的交汇间摩擦出激烈的火花。——当然,这是指真正的电流。

“小贝鲁,要哭了。”

“……我明白了……”

智将古市,再一次,完败。

 

“……总之,伯父伯母,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今天要来打扰一晚了。”

在男鹿家温馨的饭桌上,今天多出来的一名成员——古市这么说道。

“哎呀,说什么呢,你们也这么多年好朋友了,还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不要客气哟,来多吃点。”男鹿妈热情地招待古市,“啊,不过,希露迪你不会介意吧?”

被问到的希露迪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啊。没什么。反正我也只不过是烟雾弹而已。”她的意思貌似是说自己本来就是假扮男鹿老婆……

——烟、烟雾弹!!

男鹿一家心中同时被这个词吓得一惊,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了男鹿和古市……

“嗯?”正在大口啃着汉堡肉的男鹿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哒~”这时,男鹿怀里的小贝鲁突然躁动了起来,吵闹着爬进了古市怀里,嘴里还一直噗趴噗趴地叫着。

“那个,希露迪啊,”男鹿姐带着一副“我有不祥预感”的表情问道,“小贝鲁他是在说什么吗?”

“啊。他在喊‘妈妈’。”

——妈、妈妈!!

父母姐三人再次震惊,把古市盯得毛骨悚然。

“喂,男鹿,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啊?”

“……”算了,也不用指望他能看出什么了。

“那个,辰己呀~”男鹿妈决定为了儿子的未来做最后的挣扎,“你看你们都长这么大个了,挤一个房间多窄呀,妈妈去收拾客房给古市吧?”

“不行,他要和我一起睡。”男鹿异常坚决地否定。开玩笑,他们不在一起,小贝鲁不哭得全家都完了?

——一、一起睡!!!

这一次,男鹿爸爸只差没对古市滑垒下跪高喊对不起原来你才是我的儿媳妇了……

 

“啊……今天真是累死了。”古市和男鹿梳洗完毕后,带着一脸累瘫的表情同时爬上床。

两个少年双双挤在一张不大的单人床上,中间还夹带着一个笑得正欢小婴儿……这怎么看,也都是一副温馨的家庭亲子图……

“好了,总之,快把小贝鲁哄睡着吧。”男鹿揉着眼睛说道。

“哒~哒哒~!!”绿发的小婴儿却显得异常精神,一直不住地叫着,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喂,男鹿,他好像想说什么……”

“这个……你问我,我也听不懂啊。”

“他在说要看父母亲亲。”

“哇!”

窗外突然传来希露迪四平八稳的声音,把俩人都吓一大跳。

男鹿忍不住大声抱怨道:“希、希露迪……我不是说过不要总是突然在窗口出现嘛!”

“哼,与其在意我,不如想想你们要怎么办吧。”希露迪再度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少爷他说父母在睡前一定要亲亲才算数。”

“什么!?”

“啊,就是这么回事,这是过家家的最后一步考验了……加油吧。”希露迪说完,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又从窗口飞走了。

留下男鹿和古市沉默着互相大眼瞪小眼,中间还夹着一个兴奋的小贝鲁。

“……”

“……”

“喂,男鹿,你不是想……”不愧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好友,哪怕都还什么都没说,古市已经从眼神的交汇中读出了男鹿的想法。

“是啊。有什么关系,快点随便亲一下哄他睡着吧。我累死啦……”

“开什么玩笑!谁要和你随便亲一下啊!这可是我的初吻!”

“啊?真麻烦……那就认真亲一下行了吧。”

“什么啊,这么敷衍的态度,谁会相信你认真——等等!不对!重点错了!是谁要和你亲啊混蛋!”

“那种小事就不要在意啦,你又不是女生。”男鹿不耐烦地皱眉,一双三白眼因为睡眠不足显得更加凶狠了。

“就是因为不是女生问题才大吧!”古市简直要哭了,男鹿的大脑回路真的只有一条直线吗?

终于,在几番争论中,男鹿的忍耐值,飚到了顶点……

“烦,闭嘴。”男鹿一把按住古市的肩膀,“小贝鲁,看好了啊。”

“哒!”

“……咦?”

在古市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来自肩膀上的强大压力就将他整个推倒在了床上,下一秒,他就只能呆呆地看着男鹿的脸在眼前放大放大再放大……

一个像蜻蜓点水般的吻,快而清浅地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呆。

“呐,”男鹿保持姿势不变,迅速地转头看向小贝鲁,“可以了吧?”

“哒~”小贝鲁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满意,但是还是摆出了勉强可以接受的样子,点了点头。

“好,那就快睡吧。”男鹿放开了古市,转而轻轻摸了摸小贝鲁的脑袋,小婴儿马上倒在床上,呼呼地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总算搞定。”解决了难缠的小魔王,男鹿一转头,发现古市还处于石化状态。

“喂,睡觉啦。”

“唔……哦。”被叫唤回身的古市依然一脸茫然,“……晚安。”

一直到男鹿和小贝鲁都酣睡正甜,古市依然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天花板发呆。

额头和肩膀都好热,呼吸急促,心跳更是一直都慢不下来。

……糟糕。

这样的反应真是超级糟糕的。

男鹿的力气有这么大吗?

男鹿的手心有这么热吗?

男鹿的脸看起来有这么帅吗?

男鹿的嘴唇……有这么软吗?

脑子里好像有一团浆糊,搅得他一团乱麻。

胡思乱想了了半宿后,古市像是认命般地叹了口气。

他伸出一只手,有些羞怯地轻轻地按在了额头上被亲吻过的地方,低声自语道:

“……什么嘛,结果只有额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