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规定,每月11日为自觉排队日。这是为迎接新北京新奥运迈出的无比重要的一步。当然,你可以想见,生活在北京的部分人已经给秩序带来了多么严重的危害。

自从孙志刚事件后,北京欢迎你丫挺的也不敢随便让外地人到昌平去筛沙子了,但是,丫们还是保留了暂住证制度。好在北京人均GDP逐渐突破5000美元大关后,暂住证从此前每月18元/15元降低到只收取5元/年的成本费。早些年,暂住证就是外地在京人口胸中的痛——妈的寄存个档案每月才20元钱!不过,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公安厅和财政厅对这点钱也看不眼里了,但一下子取消暂住证又有否定自己的意思,否定自己又不是首都一贯的性格——回想一下,咱北京向谁道过歉?不取消呢,每年印刷签字盖章又有不少成本,干脆,收5块钱得了。

突破五六千美元了,服务意识提高了吗?甭想!当我们还在回忆每月上路新车数量突破1000的时候,那已经是2005年的故事。当时半夜把外地人从出租房里薅出来就拉到昌平晒筛子或者直接送上火车赶回家的那群人呢?别急,丫们都当城管了。2006年,北京的城管管理水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警察与城管什么关系?简单而言,类似各大部委与底下的协会一样——我授权给你,你听从我的管理,帮我干活,还要给我管理费。这不是出力不讨好,一是解决了北京流氓的就业问题,让北京看起来和谐不少。二是通过这么爪牙给外地人一个形象语言:这是老子的地盘,说你影响市容你就影响市容。

还有一批剩下的老弱病残也不能闲着,每人指一片地,骑自行车满大街溜达,看谁的汽车不顺眼,啪!一帖灵。得,您请好,赶紧去银行柜台处报到吧。

还有一批人,从社区里遴选出来,大冷天站到马路上,手拿红色小旗,“向前走”、“406路车来了”、有些敬业的大爷大妈确实能起到一些作用,但大部分人都跟那傻站着,不敬业不说,还影响市容。这群人中,以老弱痴呆傻为主,加上本身北京人就土得掉渣儿,要是他不拿个小旗儿,操一口舌头伸不直的北京话,基本与北京市的和谐形象势不两立。

这种情况不是到处有,北京的服务意识原本就极差,加上老有人拍脑门下决策,所以世道更加混乱。在这个文明古国的首都,文明已经变得踏遍铁鞋,无觅处。不文明的事就多了,不排队是最严重的一个,也是最影响和谐形象的一个。甭说别的,在几个比较拥挤的地方,比如地铁,比如城铁,比如赫赫有名的1、4路,300 等等,哪天您要是看见候车的时候秩序井然,别惊讶,这只是大战前的沉默,黎明前的黑暗。看,车过来了,原本就无序的队列刹那间没了影踪,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如饿虎扑食,这就是传说中的市场经济社会,缺少了竞争就没有了和谐。以前写作文老师希望多用点成语,什么争先恐后了,什么遥遥领先了,什么济济一堂了,什么奋起直追了,等等诸如此类。现在北京中小学生的作文水平该提高了,不用死记硬背,耳闻目睹的东西已经够了,鲜活,生猛,每次都能直逼心理防线。

每次看到前面使劲猛挤的鸟人和后面猛推的傻逼,都在忍住破口大骂与忍不住破口大骂之间徘徊:你妈的不坐能累死?

北京市政府看不下去了,认为这严重破坏了北京市的公交和谐形象。于是只好先派人到公交车站值勤站岗放哨,然而,收效甚微:你想,在这个快餐连锁化衣装庸俗化房价飙升化公交流氓化的社会里,甭说你没戴大盖帽,就算你戴个大盖帽,老子不违法,即便有扰乱社会秩序之嫌,众生平等法不责众,无序化倾向有增无减。

奥运日渐临近了。

老外坐公交地铁的越来越多了。

北京市政府的手段一个一个都失效了。

最后一个杀手锏:设立一个节日。这个动作,无疑于罪犯死活不招供警察只好拿《环珠格格》去逼供一样。我设立了一个节日,你们要注意了。11日那天不许没队,不许下乡插队,不许趁机占人便宜,不许小偷趁机作案。光棍节也要排队!

让北京人都像棍儿一样平行站立吧,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