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想要和你重新建立联系但无从着手。

我那天突然想起课上我们讨论一篇鲁迅的文章。你肯定我说的理解,我并不觉得骄傲,只是欣慰和你有一个交点。还有你在我周记里让我听的歌,容忍我写最狗屁不通的文章还鼓励我写。这些年后我突然意识到你的容忍是我坚持至今的部分原因,尤其是在艰难的高中岁月。

是的,我仍然书写狂躁症一样地记录着,所有文学素养来自well written工具书。我有很多中文字都不知道该怎么写。记录,是为数不多让我内心平静的事情。

其实目前并没什么实质的内容我们能讨论。高中时候忧郁无病呻吟的我现在在千里外举目无亲地漂泊,但前所未有的自由和积极。对你的印象停留在高中毕业,我自己都已经比那个你年长了,真的很奇妙啊。

抱歉毕业后只来看过你一次。

我想找个人带信儿跟你说声好,才发现删除人人账号后就很难找到高中同学什么的了。于是我从那个有关鲁迅的瞬间,找回密码,写下这些。你可能没有什么可讲,或者觉得以上突兀僵硬,没关系,我没有什么期待,就是快要离开一个地方之前常有的念旧。

我想象见到你的一刻我的头脑会自动审视你所代表的一切价值观,但是我的偏见又因为你给的理解和支持冲刷得烟消云散,我想让你骄傲,为你当时为师时的善意骄傲。我仍崇拜并感激遇见你。

 

想念,祝好。

一个朋友。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