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了《告别权力的瞬间》,文章很流畅,甚至有些平淡无奇。因为就学生目前的水平来说,要概括出主旨并不难。对于文本的解析大概也就在于“题目——结构——内容——主旨”。
我让用他们先读,然后说说感受。他们都能说出李辉在赞美华盛顿的伟大。然后追问:“他是怎么写的?”他们一般会先说“人物描写”,在我的引导下会答出“场面描写”这个答案。接下去的问题就是三个场面描写既然都为了突出华盛顿告别权力的伟大,那么为什么不写一个,或重点写一个呢?三个场面的不同点在哪里?
学生会说“地点不同”“欢送的人物不同”
认真仔细一点的会说到“心情不同”。
但是有一个地方的不同需要我引导的,那就是人物称谓的不同。
那就是:“公仆——公民——老人”。
很多参考书也说到了这一点。但是对其阐释有些语焉不详。从“公仆”到“公民”,这说明他告别权力了。但又何必从“公民”过渡到“老人”呢?这里的老人显然不仅仅是老年人的意思。人们更注重的是他的品德。但“老人”所指称的又不仅仅是年高德劭的人。而是位高权重又退居二线者,诸如“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中所称即是。由此可见,李辉在这里用了一个非常中国化的词。再看“公仆”一词,这个词太中国了。在16世纪的美国不会出现这样的词。按照比较正式的讲法,应该是“公职人员”或“公务员”。说“公仆”,那是中国人对华盛顿的理解。并非华盛顿的本意。而且据我所知,华盛顿之所以辞去总统职务的根本原因跟有可能是其所面临的各方面阻力。而李辉笔下的华盛顿缺有了一份陶渊明的味道,这不能不让人生疑。
当然,这样设计课程的目的并不在于否定李辉及其文章。而是学生要懂得,面对同一个传主,不同的作家可能会根据其需要,片面地记叙人物。五四时期对于西方文化的引入,80年代对于西方学术的绍介都是这样的。要真正地理解传主,首先要看这篇传记是不是真实。而判断传记是否真实客观,在我们不掌握传主材料的情况下,洞悉传记所用的障眼法,文字措辞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于是我在课后布置了这样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你觉得这篇文章是否写出了“华盛顿”的精神?为什么?